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Q三谈卡佛蒂

2019/09/14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我深深地爱着未庄的这块土地。看,它多么漂亮啊!红的是花,绿的是草,黄的是泥,还有白的,那是什么呢?不知道吧,那叫污染(特别提示:一般人我不告

我深深地爱着未庄的这块土地。看,它多么漂亮啊!红的是花,绿的是草,黄的是泥,还有白的,那是什么呢?不知道吧,那叫污染(特别提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吴妈除外)。一片片联起来,绿里有红,黄里有白,比我头上的XX(此处删去两字)强多了。嘿嘿,多惬意啊。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幸福的味道无比悠长,好啊,真是好啊!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洁净的蓝天飘来一片垃圾,肮脏着,丑陋着,腥臭着,却又偏偏高傲着,痴呆着,它说,它叫卡佛蒂,一株天使般的花,有佛一般仁慈的蒂,忧郁就是它的使命,博爱就是它的品质。为了未庄花一般的未来,它要覆盖这一切,张扬这一切。
奇怪,不就一片垃圾么,怎么会跟赵家的狗一样,到处狂吠,还自以为是沙漠银狐呢?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看来,我要会会这忧郁的贵族垃圾了。
妈妈的,我不挠痒痒,当我没瘌痢。——阿Q手记
访谈提纲:怎样叫做名正言顺
卡佛蒂这个名字很不好,真的,一点也没有气派,还拗口,就连我这样有学问的人都念不顺溜。不像我们未庄的王胡,听起来就很有劲道,连小D都会叫。那么,改作什么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一点都马虎不得。不过,叫什么好呢?卡,老卡,小卡,佛,老佛,小佛,蒂,老蒂,小蒂,都不好。妈妈的,连个名字都这么难。要不,还是叫K吧,或者老K,怎么说都管着Q、J呢。便宜你了,连名字都捞个官了。
还有,你的面相也很不好,耷拉着眉眼,光光的额头上像月亮才照了一半,惨白惨白的。这要在我们未庄,连在路上走都要被人瞪好几个白眼的。哦,我知道了,你一定做梦偷未庄的萝卜被小尼姑发现,结果遭了一脸的唾沫。那么,你咋那么不小心,连做梦都那么不地道呢。
奇怪了,你说我堂堂的阿Q,怎么会来这做访谈呢?刚才还在纳闷,怎么出未庄的时候,赵老太爷家的狗一点也不叫呢,敢情它也知道不好浪费资源哇。
漫谈思路:歪嘴和尚正说公理
未庄的闲人们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出脑筋急转弯,我就差点着了道儿,受了他们的轻慢。亏了我是阿Q,未庄的名人,才没有太不好看。
“歪嘴和尚怎么就把歪理给念正了呢,为什么?”闲人们说。
哈哈,你们不知道吧,那是歪嘴和尚把歪理歪放了念,所谓“歪歪得正”,可不就成了。
别鼓掌,别鼓掌,我是谁啊,阿Q,土谷祠的CEO。
那什么卡佛蒂,一看就天资聪慧,稀疏的头发比我还少,要不怎么会这样有才,能够说出“垃圾”这样的话来呢?要知道,在我们未庄,那都是叫“勒啬”的,多说“脏东西”。更本事的是,还可以把好端端的东西说得一文不值,简直跟把王胡描绘成大侠一样,帅呆了。
当然,也要批评你几句,千万别把“暴徒”和“流氓”挤挨在一起。举人和保长,秀才和假洋鬼子,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道,怎么好瞎咧咧呢。就说你老K,要么做梦来未庄偷萝卜当“暴徒”,要么发痴给吴妈下跪作“流氓”,总不好又偷又跪吧。
什么,你禀赋异于常人,可以通吃?妈妈的,真是又便宜你了,既当“暴徒”又当“流氓”,双料货啊。
歪嘴又胜利了,让我这般天才也没有办法理解。这是什么世道?!
恳谈要点:做人不能太痴蔫蔫
一开始吧,我很佩服你。连做梦都想到未庄,而且还偷萝卜,这份记挂,比我对吴妈还浓烈。
可是,慢慢地,我有些鄙视你。咋这么不着调,就算偷萝卜是意淫,你也要敢于承认啊,为什么装得那样可怜弱智,还要攻击萝卜的看护者小尼姑呢。
再往下,我想要唾弃你,“手执钢鞭将你打”。妈妈的,又被小尼姑抢了先,喷你一脸唾沫。
好了,不说了,生气了,懒得跟你瞎掰,我要回土谷祠做CEO喝老酒想吴妈去了。
你慢慢玩吧,老K。

共 15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汲取阿Q精神之精华,延伸出此篇短文,汲取或是掠夺,不再多言仅此而已,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09-09 19:22:4 精神胜利法,中国人受用一生的哲学,也是祸害一生的哲学!都是哲学,去他妈的!痞子文学诞生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09-09 21:11:29 写于去年的“爱国”之作!感谢阅读,呵呵! 文学爱好者,工作之余,曾在许多文学网站发文交流,乐在其中。
 楼 文友: 2009-09-11 1 :0 :24 精神胜利法,中国人受用一生的哲学,也是祸害一生的哲学!都是哲学,去他妈的!痞子文学诞生了!
——很有道理,的确如此。 文学爱好者,工作之余,曾在许多文学网站发文交流,乐在其中。小孩中暑怎么办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半身偏瘫是怎么形成的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