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羔羊PK猛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向阳贸易市场有个卖牛肉的摊主叫孟大虎,此人生得五大三粗,目光凶狠,再配上一脸横肉,往肉摊前一站,活脱脱当年的张飞再世,听他那名字也豁亮:孟大

向阳贸易市场有个卖牛肉的摊主叫孟大虎,此人生得五大三粗,目光凶狠,再配上一脸横肉,往肉摊前一站,活脱脱当年的张飞再世,听他那名字也豁亮:孟大虎,那不就是猛虎吗?这孟大虎天开业,往摊床前一站,送牛肉的小车子开到门口,招呼孟老板取肉。这孟大虎把上衣一脱,露出一身腱子肉,尤其那一趟浓密的黑胸毛,特别扎眼,他在众人的轻声议论中抓起一块干净布往肩上一披,来到车子前,喝一声:“上”,伙计们抬起一爿牛肉,就见这孟大虎身子一低,肩膀钻到肉下,腰一挺,“嗨”地一声,半条牛就起在了空中,然后踮着小碎步,把牛肉扛到案架前,轻轻一放……往返两来回,脸色都没变,整个市场鸦雀无声,寂静了半秒钟足有,猛然就爆出了一个响亮的“好”字!  不过,这孟老虎展示自己绝技自有其目的。这小子做买卖不讲究商德,见有人打牛羊肉摊前经过,大喇叭嗓子老远就喊上了:“顾客上帝,照顾照顾小本生意啊?”这生意就被他抢下,左右的同行早已领教了他那神力,哪个敢招惹呀,只能等他揽下了买卖,这才轮得到自己。众人唯有忍气吞声。孟老虎也不知哪来的精力,把许多顾客的情况都给摸清了,遇有人不买他的肉,他当即给叫住,满脸陪着笑:“哥们儿,你不买我的牛肉不打紧,你得帮我,给我提点意见,接下来我好改不是。”人买肉怎么就非得买他的?可是面对这凶神恶煞,那话不敢出口啊,就只好陪不是,下次一定买他的。有时候,看见顾客越过他,买了邻摊的肉,孟大虎还是微笑着跟人打招呼:“买肉啊哥们儿,你那儿子胖乎乎的挺招人喜欢啊,不就在建国小学读书那个吗?”“大姐,你们家房子挺牛啊,前面那个花坛贼讲究。”表面是客套嘛,但听到他打招呼的人都心知肚明,改日老老实实地照顾他的生意,这老虎盯上了人读书的孩子,知道了住宅的地点,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顾客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干脆绕道去别处买,市区商业点多的是。然而,如果让孟大虎撞上,这小子还是笑嘻嘻地堵在人家前面:“肯定是我哪儿做得不好,把老主顾都给得罪了……”那笑里藏着一股杀气,对方不知道他到底能做出什么来,只觉得腿肚子打颤,慌忙推辞:“孟老板,我哪会不支持您啊。我这是在朋友家聚餐,就近嘛。改日去你那边。”有了这一次,那人几乎就成了孟大虎的终身主顾。  老孟就凭这种暗示性的威胁把生意包揽了。邻摊客户们生意不好做,纷纷向主管部门反映。工商税务对孟大虎的所为也有耳闻,可是,抓不到什么具体把柄,一时奈何他不得,于是,人们提起孟大虎,一个字:“牛”!  终于,孟大虎身边一个摊主借口迁往外地,把摊床低价兑了出去。孟大虎这股气呀,走了好,这摊床得空着,他孟老板讨厌挤挤搡搡的,哪个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从老虎嘴边夺食!等那新摊主开张时,孟大虎差点笑闪了腰,这人一米六四的个子,瘦得顶多一百斤,往他旁边一站,简直就是个未成年儿童,更要命的是此人的名字叫高阳,“羔羊”落在他“猛虎”嘴边,那结果还用说?就是周围的同行,也都替高阳捏了把汗,羔羊啊,这血本你是亏定了。  高阳自然对这位牛高马大的邻居敬慕有加,一见面点头哈腰:“虎哥……”孟大虎鼻子一哼,算是打招呼。天,高阳可能有先见之明,只上了半爿肉,呆呆地守到黄昏,一个客户也没有,,叹了口气,把肉弄到小推车上,不知道低价送到哪家饭店里去了。孟大虎瞅着他弱小的背影,不由生出一丝怜悯来,这羔羊若是答应把摊位再低些价兑给我,我猛虎可以放他条生路,若是死守,那就是守死!  第二天,第三天,高阳仍然一两肉没出手。孟大虎得意地安慰:“兄弟,这买卖是不是不好做呀?”羔羊慢吞吞地回答:“俺师傅告诉过俺,做买卖得耐得住性子。”  第四天午后,孟大虎摊前站住一位年轻女子,一看价钱,说:“我只有10元钱了,买10块钱的。”孟大虎冲羔羊那边一撇嘴:“18元一斤,10块钱的我卖过。你帮这位老板开开张吧。”  这羔羊一见来了生意,眼珠子立刻有了光彩:“好嘞,18元一斤,你10元应当5两5钱5……四舍五入给5两6钱。你看好了,就一刀,多出来的,算我白送;少一钱,这肉也白归你。”  好家伙,谁听说过这么准的刀法?羔羊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多割点认赔,总比白送人强啊。四周立刻站满了围观的,但见羔眯起眼睛朝刀锋瞄了半天,扯过一条肉,顺着女子纤手指定的部位,“哧”的一刀,往电子秤上一放,几十双眼睛刹时被惊得溜溜圆:秤上显示的数字恰好是10元,一分不差!  “哟?”那女子表示不相信,“老板,这回我割22块钱的,还是老规矩。”女子又把22元钱放在羔羊面前。  “22元应当是1斤2两2钱。”羔羊想也没想,还是那么一刀下去,往电子秤上一放,仍然是一分不差!人堆里不知道哪个喊了声:“牛,这才是牛人!”哗啦啦掌声一片!  孟大虎吃不住劲了,刚才确实是他把女子推到羔羊那边,怎么会想到让羔羊出了风头!这老虎生意不做了,走过去把两张百元票和两个硬币拍在羔羊案上:“给我分两次割,一次正好一百零一元的;不管多了少了,我掰你脚趾盖儿!”“虎哥,您怎么也跟我开玩笑……”“少废话,只当赌把麻将了,你敢不敢割?”  多了少了都不行,这一招毒啊。就算羔羊平时练就了硬功夫,可未必练过这么大份的牛肉,两刀肉只要有一钱的闪失,孟大虎可不是善茬儿!羔羊被逼进了死角,围观的人全为羊羔捏着一把汗,大伙气都不敢出!  再看羔羊,照旧那一幅木涨涨的表情:“101元,5斤6两一钱一,好嘞——”拿起刀子,又那么瞄了瞄,“哧”的一刀下去,101元;再一刀,还是101元!  孟老板白白认购了高扬两百多块钱的肉,还替人做了广告。那羔羊见肉卖光了,马上打电话,不大工夫,车子送来新鲜货,羔羊就用这种方式,左一刀,右一刀……再看孟大虎,脸憋成了牛肉色,收拾收拾,走了人!  有了那一回,人们似乎与高阳老板达成了默契,来买肉,宁可多费点事,零割。高阳人缘好,肉也地道,渐渐的许多人舍近求远跑到这边,为的是欣赏高阳的神算和刀法!孟大虎的摊床日益冷落,他想找茬教训羔羊一番,然而,近本市警方重拳打黑打恶,商场治安管理得特别严,他不敢轻举妄动,怎么出这口气呢?有了,老子称病一天,然后,等那小子下了班,选个没人做证的地方,狠狠揍他一顿,让他这辈子不敢造次!  主意打定,孟大虎装病装到天黑。这时候商场下班,高阳结算完,哼着小调回家,孟大虎远远地尾随其后。高阳居住处比较偏僻,穿过小胡同,可能发现了身后的孟大虎,脚步渐渐快起来……孟大虎哪肯让他溜掉?在外面不好下手,等羔羊进入那座土楼,恰巧楼道里没人,孟大虎抢上一步,把面罩住脸上一套,追到三楼楼梯缓台处,从背后出拳如风,直捣羔羊后腰,这一拳若是击中那瘦弱的人儿,不教墙挡着,肯定会飞到胡同里去,摔他个腿断胳膊折!谁知碰巧羔羊脚下一滑,身子扭向一侧,这老虎拳头打在靠墙的一面生铁暖气片上,只觉得钻心透骨地疼痛,那拳头肉皮上卷,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刹那间鲜血淋漓!孟大虎何时吃过这等亏?我就是剩下一只左手,也足以打残你个小矬子!这时,高阳已到了自家门口,正掏钥匙开门,孟大虎忍痛疾追几步,一把揪住对方肩头,对方必定回头,此时一拳上去,肯定是满面开花,双眼不能视物,那就任凭他孟大虎随意教训了。岂知孟大虎这一把没揪住,就感觉肩头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一推,身子腾空飞起,又落回楼道,肩膀和脑袋结结实实地砸在暖气片上……  孟大虎醒来时,天已黑透。摸索着打开手机电筒,见地上流着鲜血,身上几处疼痛难忍,肩胛处不敢动弹,可能是骨折了……他妈的,猛虎让羔羊咬了!这医疗费,还有耽误了生意谁负责呀?这小子心一横,把面罩藏好,打了报警电话。等警察赶到,孟大虎说让高阳打了。警察去叫高阳的门,一开门,警察愣住了:这个一米六几、一脸憨厚的小人儿,会是打人凶手,并且打的是孟大虎这样体格的人?  高阳站在门里,也是一脸惶惑:“我就是径直回家开门,进屋,一路上连个鬼影都没看见,出什么事了?”  警察退回去仔细看了看现场,对孟大虎说:“报假案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现场除了你自己挣扎的脚印,没有打斗的痕迹,怎么说让人打了?那高阳家除了菜刀、锅铲,再没别的东西,你说,他用什么打的?再者,你跑这幢楼里干什么来了?老孟啊,你就是想诬陷、敲诈哪个,也要事先选准对象,没见过你这么愚蠢的,你说他那点体格,会把你打成这样?先治病吧,事后再接受处理。”  自从有了那次传奇般的经历,孟大虎变老实了,虽然仍旧卖肉,却再不炸炸呼呼;高阳呢,见了孟大虎依然恭敬敬,口称“虎哥”,说虎哥这人义气,一直扶持我呢。说得孟大虎半信半疑,以为那次吃亏是不是幻觉?  有一回收摊,羔羊恭敬地请虎哥到他家喝酒,虎哥不敢敢去呀,怕再次让羔羊咬了,俩人坐进了一家小吃部。酒喝得差不多时,孟大虎胆突突地问:“兄弟,你肯定是练家,师傅呢?”  高阳一听这话,眼泪刷地就出来了:“别提他老人家,一辈子总教育我,做人低调,不可轻易出手,可有一次路见不平,到底失手把流氓打死了,至今在里面关着呢。”  孟大虎举着酒杯愣了半天,好家伙,若不是他师傅的教训,那天他这猛虎不知被羊羔咬成什么样子!   不管怎么样,商场从此一团和谐,领导群众都满意,高阳不但钱赚得爽,还被评为先进业主,年底,有个粗通文墨的人写了一幅对联贴在高阳的摊床两侧:  高阳做生意言无二价  牛人切牛肉从来一刀   共 36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保护生命腺 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妙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呢
标签

上一页:传奇1

下一页:写给母亲的三行小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