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英译大家诗·之一

2018-03-11 15:57:35

金陵栖霞山红叶

深山红叶稀,

栖霞秋尽鹧鸪啼,

诗梦化春泥。

(旅澳中国诗人散文家冰夫诗歌集《The sea watcher》规则形状,21届世界诗人大会筹委会诗歌征文奖)

Red leaves of QiXia-hill, Jinling

Of fag-end of autumn hills descending with scarlet leaves

Of Qixia’s spring- dreams of dew-voices of the francolins

As the earth below slender tops shook of those maple trees.

(摘自《双语文选(二)》(语法注解第十节-例子))

译者附:

在“龙”的世道,在“龙的传人”的社会-我常想-灵魂粗粝点的,或感触敏锐点的,大抵只有音乐人中纯作曲的,才能做得到“一尘不染”地全身而过,其他的,尤其是搬动方块文字的人物,怕是无论如何跳腾闪挪,世道象是很有嘲弄居心超脱的手段,也没多少旮旯能维持得住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去惨淡面对四季的营生:幸运的人,便由此痛快地早丢了自己的“子孙根”,从此潇洒地走大道;甘心或不甘心修行的会被权势一脚背踹进大牢,面壁为“邪道”念“牢灾经”去了-这是就两端点的人物而言,在他们多属“八字如此”,不怪爹与娘-而芸芸众生,便在之间自寻品评得起的滋味,无论男女,无论老小,应了俗话:“天罗地网”。如此,也不能就此无语,便存心看到了有钱人收罗古董,买个“象牙塔”,就能把个“日月”留在塔内赞赏,带出一份象牙质地的超脱。虽然那塔里有无铜钱间细语也难说。终究自个儿“淘得起”象牙的或有人“请笑纳”的人物世上不多-说是“一小撮”是一点不为过的。但由此想到了世间的“文字象牙塔”-“诗”。何不也把她当纸质的“象牙塔”,倒真能留住日月,还能折起夹在书本里。于是便动了这个《英译大家诗》的念头,以便加进点自己付得起的“淘”的功夫。写诗的文人大家,慷概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大度地允我借用他们的文字心血,给了我要的诗的“象牙”质地。而《澳华文学网》算得上是本大书了,所以,便有了这个开张宣示。也算是能和写诗的文友大家一起,让人与诗多点不同语种间交流的色彩;在我,自然心存着能沿途讨要“淘”到教诲,努力往前走的意思。即以此为《英译大家诗》系列开张宣言,也借此机会一并感谢过去、现在与将来赐诗赐教的文友大家。

http://www.agncqnbm.net/uploads/20171213/bpic1922.jpg北京定制工装北京西服订制西服订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