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红衣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章离婚男人    清明节回来,张建国感到全身都要瘫软了。近一段时间,他觉得心情特别不好,所以才想趁着清明节公司放假出去走走,体验一下年

章离婚男人    清明节回来,张建国感到全身都要瘫软了。近一段时间,他觉得心情特别不好,所以才想趁着清明节公司放假出去走走,体验一下年轻人口中所谓的流浪。  但他似乎并不是那种懂得享受生活的人,绕着城市公园逛了两圈,除了一眼望不到头的人和车辆,似乎什么也没看到。  有时候张建国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特没用?自从和妻子离婚后,到现在也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里,他经常无缘无故地发脾气,先是丢了工作,后又没钱付房租,所以只好搬到了这个荒僻的郊区,在附近找了一份公司保洁的工作,天天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  张建国看着这间又老又破的房子,感觉自己就跟这房子一样的老了。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平房,不足三十平米,因为四周的建筑物都拆迁得差不多了,所以显得十分破旧,窗户还是玻璃的,门也是那种非常老旧的木头门,漆都有些脱落。二楼他一直没有收拾,他总想,有一天要是妻子带着女儿回来,就把二楼收拾出来,让给她们母子俩住。  与他的房子隔着一条水泥路,对面是一栋正在建造的高层写字楼,还只建了个框架,到了夜里,就像一座黑色的大山,压在张建国的心头,直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张建国回到家,把门重重一摔,胡乱洗把脸就倒在了床上。房间很挤,一张床,一个衣柜,就占了一大半面积,衣服鞋子扔得到处都是,没有了女人持家,张建国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躺了一会,张建国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爬起来想找点吃的,几天前用过的餐具还没有洗,发出一股腐烂的怪味,张建国摇了摇头,打开碗柜,里面却零零落落有许多老鼠屎,却没有可以吃的。  “明天要把房间收拾一下了。”张建国暗想。  想着想着,张建国回转过头来,却发现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是那种艳丽的红色,就像一团火,灼烧着他的眼球。  张建国揉揉眼睛,这房间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呢?难道是妻子走之前忘记收拾了?可是妻子明明是那种很正经,很保守的女人,在他的印象里,妻子从不穿这种艳丽的服装的。  那会是谁的呢?好像刚才回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见这件衣服,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难道刚才这房间里有女人来过?  张建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自从和妻子离婚之后,张建国就再也没有碰过女人,虽然平时并感觉不到什么,但每每到深夜,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渴望能够得到一个女人的温存的。  张建国的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这种感觉就像以前刚和妻子谈恋爱一般,既紧张又刺激。张建国把那件红色吊带裙抓在手里,入手极为柔软滑腻,就像触到了某个少女的肌肤,衣物上存有淡淡的芳香,就像刚刚从某个女子身上脱下来的一样。  张建国猛凑近鼻子,在那衣服上一闻,一股馨香扑面而来,张建国仿佛感觉自己都要化掉了,本已死去多年的春心陡然活跃起来,一下子倒在床上,仿佛醉了一般。    第二章诡笑    老李从公司出来,在街道拐角处买了几个烧饼吃了,骑着自行车就往家里而去。  当走到建中三路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同事老张已经有一整天都没来公司上班了。老张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工作一直很卖力,很少迟到的,更别说不来上班了。  老李是知道老张的家在哪儿的,那是建设路尽头的一个开发区,许多房子都已经拆迁了,但老李的那间房子却一直还在。老张的家老李也去过几次,那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二层小平房,虽然不大,但主要住着舒心。  反正回家是顺路,老李就起了去老张家看看的念头。骑着自行车,不一会就到了老张家门口。  老张家的门是关着的,却并不是从外面锁住,看样子老张在家。  “张工,张工!”老李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老李觉得奇怪,这老张,在搞些什么呢?  忽然,老李听见房中传来一阵古怪的笑声,听那声音,是老张无疑,但总觉得阴阳怪气的,好像女人的声音一般。老李只感觉一阵渗得慌,又叫了两声。  但房间里那笑声仍不见歇,慢慢地,却变成了柔腻的呻吟声,老李听得心里直发毛。“老张不会出什么事吧?”老李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想到这里,大力撞门,连撞了十几下,“咣当”一声,门终于开了。  “张工!”  老李抬眼看去,只见张建国坐在一张椅子上,怀里抱着一件红色的吊带裙,又亲又啃,就像怀中抱的是一个女人一般。那诡异的笑声,正是从张建国口中发出的。  张建国面色潮红,也不知他抱着这件衣服又多久了,全然没有注意到老李的到来。老李看出张建国有点不对劲,大叫了一声:“老张,你怎么了?”  张建国茫然地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老李,忽然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干巴巴的笑容,老李正不知何意,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张建国一头撞向窗玻璃,接着传来一声沉闷的钝响。  “嘶”的一声,那件红衣被扯成了两半,一般留在屋内,一半却已随张建国落到了屋外。  玻璃碎了一地,老李吃了一惊,忙跑到窗边。  “老张……”  窗台不是很高,但张建国头朝下着地,正好撞在水泥地上,鲜红色的血液流了一地。溅在旁边幽绿的嫩草上,格外显眼。  张建国死了。  老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清楚地知道,张建国确实已经死了。    第三章新房客    老李后来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了,在他的印象里,那连着好几天,都有警察来找他问话,他把那段经历像背台词一样说了无数遍,终于没有人再来找他了。  发生这样的事,公安局也是很无奈的,因为没有原告,所以根本无法立案,加上张建国在国内也没有什么亲戚,也没有办法调查他的死因,他唯独的一个好友,也是目击者老李,事后就像傻了一般,问了多遍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忙活了一个星期,终定案为自杀。  这件事好像就这样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提起此事。其间只有房东来这里打扫过一次房间。  一个多月以后,一辆大货车停在了这间房子门口。从车上跳下来一对年轻的男女,大约都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女孩个头不高,骨销匀瘦,乌黑色的头发披在肩头,穿着虽然朴素,却难掩其内在气质。男孩看起来比较忧郁,穿着一身蓝色的外套,耳朵里塞了个耳机。  女孩一下车就忙这忙那,十分勤快。  “师傅,帮我把那个箱子拿过来一下。”  “师傅,那个水瓶,水瓶,别忘记了。”  “亲爱的,别愣着了,快点帮忙……”  女孩一个人把一个大箱子拖到门口,嘴里还不停地念叨:“那个房东真不厚道,早知道房子这么远,当时就应该多杀他一点价了,这么破的房子还收那么贵的房租,真黑……”  那男孩过来接手道:“宝贝儿,你休息一下吧,别累着了。”女孩擦了一下汗,摇头笑道:“没事儿,过一会儿回到新家,房间里还有得收拾呢,这点活儿不算什么。”  二人忙活了大半天,终于把东西都搬下了车,可怜那司机跟着一起忙了个大汗淋漓,结账算车钱的时候,又让女孩一阵长篇大论,砍掉了好几块。司机摇摇头,得,今天算是亏到家了,谁叫那个女孩长得清纯靓丽,招人喜欢呢。  “啊~~亲爱的,咱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新家了。”女孩一头倒在刚铺好的床上,望着男孩呆呆傻笑。  男孩过来坐在女孩身边,伸手抚着女孩的脸颊,柔声问:“宝贝儿,忙了一天,累不累?”女孩摇摇头,道:“还好,不累,嘻嘻。”  “亲爱的,等过两天,你去上班,我也去找份工作,到时候咱们俩一起赚钱,等钱攒够了,买一栋好大好大的房子。”  男孩微微一笑:“咱们家小管管心思不小呢。”女孩美滋滋地想了一会,忽又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房间,眉头一皱,道:“哎呀,这么乱,亲爱的,我明天再慢慢收拾好不好?”  男孩笑了:“宝贝儿说怎样就怎样,今天晚上咱们不管它了。”    第四章落红    两人忙活了一整天,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临睡前,男孩想和女孩XXOO一番,女孩很累,推说大姨妈来了,没有同意。男孩很失望,但很快就抱着女孩睡着了。  女孩躺在床上,虽然感到很累,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半点睡意,她总觉得这间房子里,有一股冷森森的寒意,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总之让她很不舒服。辗转了好长时间,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没睡多久,大约后半夜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被风吹倒了。女孩惊醒了过来,男孩也醒了。  女孩问:“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男孩说:“不知道。好像是楼上传来的。”男孩伸手去拉灯,发现灯不亮了,男孩爬起来,说:“可能是电线被什么砸断了,我去看看。”  女孩说:“这么晚了,别去了吧。我……我一个人……怕。”  男孩吻了女孩,笑道:“傻瓜,这是咱们自己的家了,有什么可怕的。我明天白天要去上班了,你一个人去弄电,我不放心。”说完穿起衣服拿个手电筒就出去了。  女孩一个人在房间里,四周一片漆黑,男孩出去的时候门没有关紧,夜风侵袭进来,凉嗖嗖的。女孩打开手机,借着手机的荧光向门外照去,她想知道男孩回来了没有。  忽然,她感到门外一阵红影一闪,女孩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再看,却什么也没瞧见。女孩的心里“砰砰”直跳,像揣着只小兔子似的。陡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抚摸她的脸,女孩心中害怕,忙从床上坐起来,却看见一件红色的吊带裙安静地躺在枕边。  原来刚才“摸”自己的是这件衣服呀。女孩吓了一跳,不过好好的一件衣服,怎么会跑到自己床上来呢?明明自己没有买过这样一件衣服啊。  女孩正自奇怪,忽然额头上一凉,女孩伸手一摸,粘粘的,腥腥的,借着手机荧光一照,那液体红得鲜异。  是血!  女孩脑子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可是……楼上怎么会有血滴下来呢?  男友刚上楼去,会不会……女孩不敢再想下去,就在这一下下的工夫,那红色的液体已经滴到了床单上,染成了一大片陀红。  女孩的心里害怕极了,她想哭,却又哭不出声,想上楼去找男友,又不敢离开房间,正在这时,“啪”,灯亮了,房间中一片明亮,温暖的灯光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女孩回头一看,那件红色的吊带裙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门开了,男孩回到房中,说:“果然是电线老化了。”女孩想把刚才的事告诉男孩,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忽然,男孩看到了床单上的那一片血红,不由奇道:“这是什么?”  女孩脸上一红,正不知道怎么回答,谁知男孩会错了意,温笑道:“怎么那么粗心?那个来了,连垫片也不用?”说着,从包里找出一包卫生巾,给女孩垫上了。  女孩无言以对,又不好拒绝,没想到男友竟把这团红色的液体想象成了那个。  这一夜,女孩再也没有睡着。    第五章老鼠洞    第二天一早,男孩就骑个自行车上班去了。男孩工作的地方是附近的一个服装厂,工资不高,勉强能管两个人的生活开支。女孩平时没事也写写文章投给报社,赚点稿费,但总体来说,两人的生活还是很清贫的,女孩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瓶伊肤雪兰廉价化妆品,出了会神。  房间里还很乱,上一任的房客估计走的时候没有收拾干净,到处都有灰尘,蜘蛛网,还有许多垃圾没有清理掉。女孩摇了摇头,就开始收拾。  女孩很勤快,不一会就收拾得有模有样,但房间里有一个大木柜子,很占面积。女孩自己带了一个折叠衣柜,就想着把这个大衣柜挪个地方,或者等男友回来把它抬到外面,扔了算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的东西。  女孩打算先把柜子里面的东西清理掉,起码空柜子轻好多,一个人也好搬动。女孩打开衣柜,却见衣柜里空荡荡的,却挂着一件红色的吊带裙。火红火红的颜色,就像血一般。  女孩看着这件衣服,突然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来,心里不由打了个寒战,她总是安慰自己昨天晚上的事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看这个样子,似乎并不是。  女孩伸手把那件衣服拿了出来,那件红衣入手处极为柔软,拿在手里就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谁留下来的,但女孩还是好奇的对着自己的身子比对了一下,大小正好合适。  女孩突然有种想穿上它的冲动,女孩的心里砰砰直跳,好像在做一件渴望了很久的事情。女孩穿上衣服,站在落地镜子旁,在红色吊带裙的映衬下,更显得苗条娇小,清丽可人。这件红衣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似的,既显典雅,又见时尚,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得体。先前女孩一直以为自己不太适合穿这种颜色太过鲜艳的衣服,看样子自己一直都是错的。  女孩穿上这红衣,久久舍不得脱下来,但穿着这件红衣干活实在是不方便,只好先把它换下来放在一边。  女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柜子移动了一小段距离。柜子移开,女孩才发现墙角处有一个老鼠洞。怪不得房间里到处都有老鼠屎呢。 共 20671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形成原发性早泄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