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清颜小说百日状元坊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三、异乡漂泊犹念君    话说那何玉雪,自被父亲强令扯回怡园之后,终日足不出户,只顾临窗落泪,不久,相思成疾,卧床不起,人一天天消瘦下去。何

三、异乡漂泊犹念君    话说那何玉雪,自被父亲强令扯回怡园之后,终日足不出户,只顾临窗落泪,不久,相思成疾,卧床不起,人一天天消瘦下去。何知府眼见女儿形销骨立,追悔不已,急令长子何玉梁送其到与何府一江之隔的回春堂救治。何玉梁心疼妹子,当下出门备下船只,领几名下人把何玉雪小心翼翼的抬进船舱,然后火速朝对面江岸驶去。  回春堂并不远,过江穿过一片僻静山林上官道不出半个时辰即可抵达。不想,一干人等急匆匆的下了船,刚进林子,就从林中闪出一伙强人,个个通身黢黑,见人就杀。可怜几名下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全遭毒手。何玉梁惊恐万分,但还是强自镇定,把妹妹死死的护在身后。一帮黑衣人面目狰狞的朝兄妹俩逼了过来,片刻僵持之后,一黑衣人猛然抽刀从侧面朝和玉梁砍来。何玉梁一声惊呼,左手猛的扯过妹妹,赤手空拳挡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黑衣人的刀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身体,一声惊悸的惨叫声之后,何玉梁倒在了血泊之中。  “哥----”何玉雪目睹哥哥遇害,泣声高呼。黑衣人毫不怜香惜玉,从何玉梁身上抽刀过来,又朝面前这一弱女子逼近。眼看何玉雪就要香消玉殒,千钧一发之际,林中突然又闪出两个白衣人,二人手执长剑,直扑黑衣人。黑衣人显然不是对手,一番打斗之后,竟都做了剑下亡魂。两个白衣人一左一右架起此时已经浑身瘫软的何玉雪火速奔往江边,跳上一只小船,朝远处疾驰而去。  何玉雪本就有病,怎经得此番惊吓?哥哥遇害已给她很大打击,如今自己又落入他人之手,二人是好是歹,为什么救她,船要开去哪里……一时忧虑重重,竟数度昏厥过去。好在身边两人倒还循规蹈矩,除了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外,丝毫没有什么违礼越法的行为。  三人在江上漂了整整三天三夜,第四日黄昏时分终于在一个叫碧水滩的渡口停了下来。何玉雪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二人在渡口边找了些草药熬汤让何玉雪服下,然后在附近找了个小客栈草草休息了一夜。  喝了些药汁,加上好好的睡了一觉,次日,何玉雪明显感觉精神好了许多。尽管此时夏日炎炎,但一路山高林密,也并觉得热,只是坐在轿中微微的有些发闷罢了。何玉雪一掀轿帘,但见青山隐隐,绿水悠悠……她却没有丝毫闲情逸致来欣赏眼前的青山绿水,几日前哥哥遇害的惨状又浮现在了眼前。是什么样的人会对我们下此毒手?是爹爹官场上得罪了什么人?那家里人现在怎样?是不是也已经……何玉雪不敢往下想,随着轿子的颠簸,思维也越发混乱起来。  落轿时,已是晌午时分。三人在一座大宅院前刚停下,一群人就急匆匆的迎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慈祥老者。何玉雪一眼就认出老人是父亲的故交林正清林伯伯。林正清与何知府本是同朝进士,二人不仅性情相近,而且意气相投,平时往来甚密。几年前林正清因厌倦官场称病辞官归隐,两人的联系才日渐稀疏。  “玉雪妹子可好?”何玉雪正在纳闷林正清如何把她接到了这里,一个英俊的后生热情的跟她打招呼。何玉雪看了一眼后生,却不认识。后生见玉雪不认识他,既尴尬又着急:“玉雪妹子,真不认识我了?我是虎威哥啊。”何玉雪一下子想起来了,这林虎威正是林正清的长子。何知府与林正清曾在云南大理为官多年,二人府邸仅就一墙之隔,何氏兄妹与小虎威便时常搅在一起瞎闹。二人因此也算得上是两小无猜。何玉雪朝林虎威微微的笑了笑,然后随众人到大厅就餐。饭毕,何玉雪本想休息,但念及初来乍到,似有不妥,便斜倚在一张藤椅上看着庭中的花草出神。“玉雪,不舒服?要不早些休息,等会寻个郎中跟你把把脉?”不知什么时候,林虎威已立在了她的身旁。不等何玉雪答话,林虎威已让一个丫鬟打了一盘水过来。洗过脸,何玉雪就跟着丫鬟去了西厢客房。  何玉雪本就困意深浓,不觉一觉就睡到了次日清早。简单的梳妆一番,起身推开窗户时,发现林虎威已站在了门前,身后还有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何玉雪急忙把二人让进屋。郎中问了何玉雪近的饮食起居情况,然后仔细的把了脉,说何玉雪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加上这几天舟车劳顿,身子有些虚弱罢了。只需好生调理,不日即可恢复。  郎中刚走,一丫鬟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汤。林虎威接过碗,用汤勺搅拌了几下,笨拙的吹了吹,然后把碗递给了何玉雪。何玉雪拨弄着手中的汤勺,不知该说什么好。好多年没见面了,彼此难免有些隔阂。也不知是谁先聊起幼时的一件趣事,两人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咦,怎么不见紫芸妹妹?”何玉雪突然想起了儿时的另外一个小伙伴---林虎威的胞妹林紫芸。“这个机灵鬼,出门好久了,好像被爹派去办一件什么重要事情,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林虎威说完,又道:“妹子千金之躯,到此荒山野岭,也不知习惯不?这里虽比不得城市热闹,但纵情山水,或可怡心;在这里也不必拘谨,庭中花草甚多,出来侍弄侍弄,亦可解闷。”何玉雪有些感动,一个大男人,难得如此细心。  转眼已是初秋,何玉雪在林府一住就是三个月。期间,从林氏父子口中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关于自家的消息,但每要深究时,林氏父子都噤若寒蝉,守口如瓶。何玉雪只恨自己错投女儿身,若是男儿,此时即可跨马离去,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心里也有个底,不像现在,心里全没个谱。林虎威劝她不要着急,说事情终归能够解决,眼下很多人都在暗中相助,一家人迟早能够团圆。现在只需耐心等待,静候佳音。何玉雪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林虎威。从小这个男人就像哥哥一样护着自己,如今流落至此,也多亏他照应。这几月的相处,从他若有若无的亲昵举动中,已完全能够猜出他的意思。她承认他是个好男人,但她不能接受他。她的心早交给了黄天宇。  秋后的月亮愈发的干净晶莹,月下的山山水水都似蒙了一层薄纱,显得朦胧可人。这样的夜晚易触动人的相思。何玉雪睡不着,她又在想黄天宇。曾听爹爹说,天宇后来出家了,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父亲骗她自然;但如果这是真的自己又该如何呢?天宇说过不管多难都会等她,他怎么能够食言呢?这样想着,窗外的美景一下子就黯然失色,经不住又是满腹感伤:    西厢花影今犹在,  独怜芳菲寂寞开?  纵使流年春不老,  千种相思为谁栽?    想起与黄天宇共独《西厢》时的那些美好时光,犹自历历在目。想那崔莺莺与张生历经万千阻隔终成眷属,而自己与天宇却是天各一方,音信全无。一首诗吟罢,何玉雪早已泪光莹莹。  显然,何玉雪又多想了。黄天宇出家不假,可他进京赴考的事,她又哪里知道呢。       共 25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并发症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鹧鸪天感秋1

下一页:青春的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