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凌王 第63章 囚奴

2019/10/13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北凌王 第63章 囚奴“住手。”楼阁上,传来极其妖媚的声音。一个女子走下楼阁,穿着深紫长裙,皮肤雪白,指甲漆黑如钩。头顶蝎子发髻,

北凌王 第63章 囚奴

“住手。”楼阁上,传来极其妖媚的声音。

一个女子走下楼阁,穿着深紫长裙,皮肤雪白,指甲漆黑如钩。头顶蝎子发髻,眉眼精细,面如狐妖。

看到几个新来的小伙子,她的指甲在深黑的嘴唇上摸着,眼神中流露出贪婪的目光。长舌舔着嘴唇,舔着下巴,好像在舔着小伙子。

她蹲下身子,露出深沟,轻柔地捏着凌云的小脸蛋儿,生怕长长的指甲划破了他的脸。看了看,无奈的点点头。

“啧啧啧,挺好的脸蛋儿,可惜被打花了。”

站起身,高大威猛的张鹏让她眼前一亮,仿佛已经能感受到那股威猛。用指甲拨弄着张鹏的脸,还看得过去,便道:“今晚过来陪我。”

“我哪也不去。”张鹏态度坚决。

一个周家的人拿着鞭子喊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苗夫人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跟大哥在一起,才是我的荣幸。”

“你!”

那人举起鞭子就要打,被女子拦住,指着正在干活的苦力,道:“看到了么,如果你跟了我,就不用干那些苦力活儿,自然也不会被别人鞭打。你会得到很好的待遇。”

“死也不去。”

强扭的瓜不甜,苗夫人见他傻笨傻笨的,想必那方面肯定笨得要死。她要的,不光是力量,还有技术。

走着猫步,露着雪白大腿,来到王图面前,太过瘦小,嫌弃的摇摇头。到了金不换那,觉得各方面还行,便把手伸进他的下面,终还是嫌弃了。

秦乙一脸书生相,颇显稚嫩,一看就是个小雏鸡。至于灵远,一身正气,苗夫人烦这样的人。

好不容易来了几个新人,没有一个让她满意的。无奈的回到楼阁,让下人随意处置。

没有了苗夫人的庇护,几个下人拿着皮鞭子,疯狂地抽打,打得他们几个包成一团。

其中,张鹏体格,将兄弟们护在身下,挨的鞭子多。其次便是凌云和灵远。

凌云面不改色,任他抽打鞭挞。眼神中的坚毅和侧漏的霸气,让周家的下人心虚,只能通过皮鞭子来掩盖心中的恐惧。

,还是别人将其拦下。要是打死了,矿长怪罪下来,没人担得起。

被打了一通后,关进了牢房里。几个人躺在地上,疼痛还是小事,主要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不然也不会白白挨打。

不光力量消失,连神能也跟着消失。当初做乞丐的时候,也很少这么无助的时候。

秦乙撑着无力的身躯,勉强爬了起来。双手握着铁栅栏,看着一个个被随意鞭挞抽打的苦工。

被打倒,站起来,再被打倒再站起来。不管怎样被虐待,都不敢放下手里的活,更不敢反抗。因为,那样会遭到更加残忍报复。

听着他们痛苦的呻吟惨叫,心中不忍,暗暗落泪。

周家下人的笑声,喊叫声,传到耳朵里,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金不换无奈道:“六弟,别看了,明天咱们就能亲身体会了。”

凌云在张鹏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牢笼四面墙一面地一面铁栅栏,他环顾了一下,道:“我们必须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怎么出去?”金不换晃了晃手链脚链,哗啦啦的响。

“只要能使用神器的能力,我们就能出去。”

王图建议先不要想那么多,保存点儿体力。等到机会合适,问问其他苦工,或许能得到一些信息。

一下午,几个人躺在牢房里,跟死人似的,一动不动。

到了晚饭时间,牢房被打开。

“开饭了。来晚了吃不上饭,就等着饿肚子吧。”

几人昏昏沉沉地抬起头,所有的劳工围成一个圈,疯狂地抢着东西。他们手里握着馒头,抓着青菜,疯狂地往嘴里塞。

汗水是咸的,尘土是苦的,完全掩盖了青菜和馒头的本身味道。先抢到馒头的人,吃完一波,或许还能吃到第二波。那些去晚了的,只能饿着肚子,在地上捡些剩的。

凌云等人饿的不行,可浑身没有力气。别说抢馒头了,就连走出牢房都成问题。

金不换刚爬出牢房,吃喝已被一抢而空,丝毫不剩,无奈地又爬了回去,哭笑不得道:“或许,我们明天不会被周家的人打了。因为,今晚会饿死在这里。”

那些吃饱喝足的劳工,被送进各自的屋子。一个屋子只有大概十平米的地方,却装了十个人左右。

少的有七八人,多是十几个。

一群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几乎躺着的地方都没有。很多人,只能坐着睡。

凌云爬到牢房边上,轻声叫着隔壁。叫了好几声,没人答应。

这时,一个巡逻的人走了过来,指着他吼道:“不许说话!”

“我说我的话,关你屁事。”

“小子,你这是找死!”那人打开牢房,把凌云拖了出去。一瞬间,所有的牢房出现一阵骚乱。无数张脏兮兮的脸,无数张同情的眼睛,都在望着他。

接下来的事,谁都知道,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他们只是想看看,到底是哪个新来的人。

得知了凌云的面孔,便缩了回去。

他们不忍心看,凄惨的画面,会勾起一段段痛苦的回忆。

巡逻的人揪着凌云,说道:“小子,我告诉你,作为奴隶,晚上不需说话,只管乖乖睡觉。谁要是不老实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今天,我先给你点教训,让你长长记性。”

“我确是长记性了。”凌云笑道,“我记住了你的样子。哪天等我出去,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那人大笑几声,道:“你还想出去?你看看那些奴隶,有的被关了几十年都没能出去,你个小屁孩别做梦了。”

说完,提起鞭子就要打。

“等等!”他的同伴突然叫住他,“千万别打!矿长说了,从今天起,我们不能再打他们几个。”

“什么?”他瞪大了眼睛,仿佛自己听错了。近五年,矿长从来没有照顾任何一个奴隶。所有人

,他们想打便打,想骂就骂。

所有的劳工,忽的一下趴在铁栅栏上。人压着人,人挤着人。他们都想看看,到底何方神圣,在周家的金矿上,竟然能得到额外的照顾。

四川哪家做妇科
广东医院早泄价格
济南检查女性不孕不育要多少钱
沈阳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湖北治疗宫颈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