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开饭吧首席大人

2019/06/26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流黎双手被反按在身后,他趔趄着来到流野身边,缓缓的低下头。(.有.)?(.意.)?(.思.)?(.书.)?(.院.)他看着他的身体,整个人仿

流黎双手被反按在身后,他趔趄着来到流野身边,缓缓的低下头。(.有.)?(.意.)?(.思.)?(.书.)?(.院.)他看着他的身体,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一动不动。霍承佑趴在苏七夕怀里,小肩膀一抽一抽的,挣扎着朝霍景尊靠过去,“爸爸……”苏七夕压低了声音,“霍景尊……”霍景尊伸手将儿子抱过来,大掌托着他的背,霍承佑立即一把抱住他的脖子,整个脸蛋都埋入他脖颈内,小声的呜咽着。男人朝手下看眼,“松开他。”手下互相对视,才一松开手,流黎身体立即摇晃下,忽然跪倒在流野身边。具体来说……是尸体。流黎缓缓伸出手,指尖伸到了流野的鼻间。他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在渐渐冰冷、僵硬。流黎手指狠狠一震,他忽然拽住流野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拉起来,嘶哑的嗓子,“流野,你给我睁开眼睛,我跟你的账还没算完,你别以为你可以就这样轻松的死……你凭什么死在我手里,你凭什么……你给我醒过来!”他用力的晃着他的身体,力道大的几乎要扯破流野身上的衬衫,连带着他的伤口都在冒血,苏七夕忙上前蹲下身按住他,“你别这样!”流黎置若罔闻,揪着流野疯狂摇晃,苏七夕一把扣住他的手,“流黎!他已经死了!你要他死后还不得安生吗?!”流黎动作猛地一顿。他已经死了。他死了。流黎抬头看她,眼神竟然带着茫然跟无措,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下来。“他死了,”苏七夕看着他的眼睛,她红了的眼睛也有泪水滑落,她攥紧流黎的手,“阿黎,”她这样喊他,哽咽着道,“你弟弟死了,他再也回不来了……你是不是该说一声不恨他了,让他走得更安心点。”恨么。恨流野吗?怎么会不恨,又怎么……继续恨。流黎抱着流野的身体,忽然匐下身,嘶吼出声,“啊——”…………流野于第二天下午被火化。墓地。保镖打着伞,苏七夕缓步走进去。墓碑前,流黎双膝跪着,手里拿着几根小孩子吃的棒棒糖,还有一些纸飞机。他低着头,认真的剥着糖,听见脚步声也没有抬头。苏七夕在他身边站定,“阿黎。”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喊他,似乎也已经改不过来。原来习惯真的有那么可怕。习惯爱,习惯……恨。流黎剥完了手边的几根糖,才拿起一旁的檀木盒,苏七夕知道,里面是……流野的骨灰。她低声说,“入土为安,我认为还是把他……”“我要把他带在身边,不管你跟霍景尊准备怎么处决我,”流黎淡淡的道,声线毫无起伏,“我说过,这辈子不会让他见天日,他只能跟着我,我去哪里都会带着他,直到我死,跟他的骨灰混在一起。”“……”苏七夕抿着唇,并未再继续劝说,流黎抚着檀木盒,低低的道,“小野说我输了,我本来不相信,但我想我是输了,你不爱我。”

广元牛皮癣专科
南宁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云浮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猛龙下山2

下一页:何以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