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庙坪惊魂(一)

2018-03-11 16:21:35

谁都说世上没有鬼,可偏偏许多人心中有鬼。对鬼存敬畏之心的人很多。我是无神论者,也不信世上有鬼,然而我确实有几次被鬼吓得够呛。先说我的个故事吧。

那是我刚从学校毕业出来工作时,那是1986年,我也才十八岁,师范毕业就分到离县城很远的一个偏僻的小学导绳。这座小学座落在一个小山丘上,村民的房屋全在山脚,学生上学是要走三四百米的小路才上山头的学校。整座学校孤零零地立在山丘上。

听说这座学校以前是一座小庙。有一个正堂,供奉有几尊神像,正堂前左边是做法事的佛堂,右边是一排供和尚居住的厢房。文革的时候,村里的人把庙里的神像全都有砸乱烧毁了。正堂只剩下空荡的一个屋架。还听说,文革时还在正堂的神像前打死过几个当的地主,富农。听说有一个实在不堪污辱折磨,在一个夜间也在正堂梁上结绳上吊自尽了。

我报到那天是由我的一个堂兄陪着扛被背锅而来的。来时,扛着东西爬上这个小山包已是气喘吁吁。到了山上,眼前展现的是宽阔的操场坪。操场坪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显得有一点旷凉。在它的中间,用木头竖着两个连球板都掉落了儿块的篮球架。正眼望去,操场的一边有一扇带有浓厚庙宇气息的大门。那是用方形石条砌成的。跨过大门石阶。正前方是一栋空荡荡的四排五柱的木屋。右边是一排用鹅卵石砌成的土木结合的矮小的瓦房。这是老师的住房。有一位50多岁的老校长,领着我到了我的房间。这是一个大约十一二平米的房间。在一米五左右前后开了一扇窗户,采光还是很好的。天面还用木板镶着,只是在其中露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阴森森的,黑呀呀的洞口。说是为方便上去维修而特意留下的。其他老师的房间没有,或许是特意为我而留的这间卧室。对面就是三个教室。这些房间的布局同北京的四合院似的,把门一关只有鸟儿能飞进来了。白天非常热闹,小学生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放学后,这里就显得那样的安静,静得让人心慌。但有五六个老师在这里住宿也不感到怎么害怕。然而,其他教师是附近的老师,学校规定每星期三晚可以不住校。他们星期三几几乎是不住校的。

而我离家实在太远,好几次星期三,学生离校了,附近的老师也回家了。我想大胆地住上一晚,但看着这空荡荡的学校,望着那阴森森的正堂,就有一种毛然悚骨的感觉。学校的后面是一排一排零零乱乱茅草纵生的坟墓,时不时还从中发出野鸡野兔遭撕咬的哀嚎,更增添了我内心的恐惧。黄昏的来临,暮气沉沉,乌鸦也像是来凑兴,在空荡荡的校院上空鸹鸹盘旋,我哪敢单独住校,还好,在这个村子里有我的一个亲戚。我只好找个借口到他家借住一宿。一学期很多个星期三,我的同事也都很好,知道我一个在校孤单无聊,总邀请我去他们家玩耍。我心里那个感激呀,总是满口应承。有时,没谁邀请了,又只好到我的那位亲戚家借宿了。

http://www.agncqnbm.net/uploads/20171213/zzpic1434.jpg10kn电子万能试验仪订制衬衫定制工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