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生命是上帝唇边的一支笛

2019/06/26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生命是上帝唇边的一支笛想到生死这个问题时,是在病房里,是在母亲的病床前。  一场忽然发作的疾病,把母亲拖进了医院。当医生十分严肃地对我说

  生命是上帝唇边的一支笛

  想到生死这个问题时,是在病房里,是在母亲的病床前。  一场忽然发作的疾病,把母亲拖进了医院。当医生十分严肃地对我说病人必需马上做手术时,我没有一点肉体准备。只要我一个人陪在母亲的身边,无法与谁磋商。那时我才明白什么叫脑子一片空白。  我终于在手术单上签了字,那一刻,我觉得四周的一切都离我很悠远。母亲很快被抬上了手术车。我随着医生走在手术车旁,我发现母亲的眼光仿佛在寻觅什么,我急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我十分分明地看见有泪从母亲的眼角流出。  那会儿,母亲在想什么﹖  人从降生到这个世上的那一天起,便无法控制本人走向死亡的脚步,从无认识到有认识,从轻松慌张以至恐慌,死亡的问题就像一柄大锤愈来愈重地捶打着我们的生命。地球有南极和北极,生命也同样有两个极点,所不同的是,生命的跋涉不需求指南针,从降生的那一天起,便开端精确无误地指向死亡。而每一次疾病无疑又在加快着这一进程,母亲莫非……  我真担忧,年迈的母亲无法禁受 这猛烈的打击。这以后,在医院里的一些日子里,我简直不给母亲留下独立考虑的时间,只需看到她的眼光一散淡,我就找个话题和她聊天。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还是明白了我的企图,她把手搭在我的胳膊上,轻声地说:“你晓得我进手术室的那会儿想什么呢?”  我的心一阵慌张,可是还没有容得我有任何的表示,母亲接着说:“我想治好了病,你陪我去坐回大轮船。”  这确实让我吃惊。母亲说这话时,虽然手很凉很软,但是疲惫的眼神里却闪烁着晶亮的光辉。母亲在走进手术室的霎时,想到的居然是坐回大轮船。我问母亲要到那里去,母亲坐起来说,坐船就是坐船,不一定要到那里去,我这辈子还没有坐过大轮船呢。  一时我无言以对。起先,我以为母亲进手术室的缄默是对死亡的恐惧,而实践上却恰恰相反,她是在神往,她的心灵曾经超越了恐惧和死亡。我在心里默默地为母亲祝愿,愿她的肉体被“大轮船”负载着驶向安康的此岸。  赴汤蹈火,那只是生命的一种典礼,基本不是生命的全部内涵。生命是绚烂的,不管萌发,还是消亡。正像印度学者奥修所言:生命是上帝唇边的一支笛。(安一)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小儿积食是怎么回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