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今夜有暴风雪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今夜有暴风雪……广播里这样说,说今夜有暴风雪……沿天山北部……但老龙没有听见,因为他戴了一顶生羊皮的帽子。黑黑的羊皮帽子肮脏而温暖,而且他还

今夜有暴风雪……广播里这样说,说今夜有暴风雪……沿天山北部……但老龙没有听见,因为他戴了一顶生羊皮的帽子。黑黑的羊皮帽子肮脏而温暖,而且他还把帽子耳朵放下来,紧紧地系在下巴底下。于是他的耳朵就象拳头那样捏起来藏在了厚厚的羊皮帽子里,成了摆设,百分之百地失去了功能。于是,当广播里说今夜有暴风雪的时候,老龙却还在往西面走,去找他坎土曼上掉了的一个插销。插销掉了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明天怎么干活呢?老龙就往西面走,一路埋怨自己,还身子弯个九十度往脚底下看。  乌云正在密布,从西面的山后面卷起来,然后合围一缕夕阳的红,很快就完成了预定的目标。但老龙却只是一路看着脚底下,在寻找他丢失的一个坎土曼上的插销,对此毫无察觉。  这时候老龙正往西面走,一路去他下午干活过的二号地,找他的插销。下午老龙去二号地给地冬灌,但收工回来以后却发现坎土曼头在摇晃起来了,于是就发现了坎土曼上少了一个插销。坎土曼上少一个插销是一个物理现象,因此很容易发现。但如果是起了一个化学变化,那么老龙就可能发现不了了,老龙文化不高,因此他不懂化学,就不可能发现。但现在是,他发现了,于是他决定要把那个插销找回来,要不然明天怎么干活?老龙想。  老龙沿着田头很窄的路往西面走,路真的很窄,而且两边都是芦苇。初冬里死了的芦苇在路两边静静地等待,等待着更深入的死亡,只待来年春天。但老龙却不是芦苇,并且没有干枯还没有死亡,所以他没有等待,而是慢慢地往前面走,并且一路埋着身子向地下看,在找他丢失的一个坎土曼的插销。傍晚的时候广播里说今夜有暴风雪但老龙没有听到,因为他把自己苍老的脑袋上扣了一顶帽子,而且把帽子在脑袋上拴了一个扎扎实实,所以他没有听到,于是,拿一个馒头就上路了,一边往西面走,还一边啃他的馒头,还并且,一路往地下看,看他丢失的拇指大的一个插销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躲在了一丛草苛里或者藏在了一个土坷拉后面,真会和我开玩笑,老龙说。其实那个插销并不是在和老龙开玩笑,而是真的丢了。傍晚收工回来的时候老龙扛着坎土曼回来,而那颗插销就丢了。是在老龙不知道的情况下丢的,如果是在老龙知道的情况下就不叫丢,也丢不了,那样老龙就会把掉了的插销拾起来,并且在衣服上擦干净上面的土,然后仔细地装进衣服口袋里,绝不会丢。要知道一个铁制的插销多么重要,那还是老龙向在场部看库房的胡麻子要的一枚熟铁扣,然后托铁匠王老七给打的。当时打这个插销多么不容易呢,笨拙的王老七下去一榔头就砸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捂着手疼痛地在铁匠铺子里整整转了五圈,还龇牙咧嘴地骂老龙,后来是老龙用一碗白砂糖水才安抚了王老七,给王老七一个贴身温暖的慰藉,之后王老七才咬着牙完成了一枚坚硬的坎土曼插销的加工制作任务。王老七还咬牙切齿地说龙麻子你到以后再不要给我找这样的事做,你缺德倒八辈子霉,断子绝孙……但老龙却知道王老七只是在暂时的挫折和不如意的时候说了一句气话,他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子孙繁衍,而且,这一切都已经快了。  快了,老龙想。近是,有人给老龙介绍了一个对象,年方三十六,还带着三个孩子。老龙对此十分满意。那天副场长的老伴在路上截住了老龙的时候,他却根本都没有预见到将会有一个天大的好事在等着他呢。副场长的老伴说老龙呀,你都四十多了,该有一个家,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老龙就半天都没有反映过来。老龙往身后看看,看到一些风在呼呼响着然后吹过去,看到一片苇子在哗哗响,还看到几棵树在深秋里脱尽了繁华在风里静静地挨冻……然后副场长的老伴就说看什么看?说你呢!……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但老龙却还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心想着是副场长的老伴掰扯着要给那几棵树找对象呢,愣在那里。但毕竟是人家副场长的老伴此时却并不糊涂,说老龙呀,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和那几棵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远房的一个堂妹,今年三十六,带三个孩子,早几年没有了丈夫……今年老家又遭灾,不想让自己和三个孩子都饿死,所以要来咱们这里了,要活几条命……人家条件并不高,说只要是个男的心眼好就行,缺个胳膊少个腿都无所谓……我一想呀,就想到了你,是个男的,心眼也好,只是缺个胳膊少个腿的条件不太符合,其它呢都行。这样老龙就逐渐地明白了,副场长的老伴是在给自己介绍对象,是个女的,三十六岁,带着三个孩子——要知道那时候在老龙他们这里冷不丁地冒出来一个女的是多么难得的事也,连树上的公麻雀都富裕得因为找不到妻子而整天都着急得在树丛墙头上转。后来老龙一见,人长得挺丑,头发稀疏,但看起来身体还可以,再生他三两个孩子没问题,于是就十分地满意了,一口答应,并且决定翻过年后的春节就结婚。照此看来,王老七因为手让榔头砸了一下,就气量狭隘地诅咒他会断子绝孙是已经没有任何的依据了,显然是一派胡言。  但这时候老龙却还一路地低头往西面走呢,在寻找着他丢失的一枚坎土曼上的插销,因为已经快要走到二号地头了,他却还没有找到。但如果是找到了,他就不可能再那样找了,这时候他可能就已经回去了,并且还坐在油灯下面,一边修他的坎土曼,一边想他和三妮儿的事——三妮儿就是副场长的老伴的远房堂妹,但在副场长老伴的牵线搭桥下现在却又多了一层身份,成了现在正在一个油灯底下一丝不苟地修着坎土曼的老龙未婚妻。老龙一边修理着坎土曼,就一边想,三妮儿……虽然长得不好看,但身体还不错,并且还已经生了三个……但天下有好看的女人么?见鬼去吧……我可一个都没有见过……即便有,那也是给别人的……我老龙……老龙就这样想着……可能是这样想着……但现在是——老龙却并没有坐在油灯下面修他的坎土曼,也没有想他和三妮儿的事,而是还继续在找他的插销,因为插销还没有找到。  老龙继续往前面走,找他的插销。天逐渐暗下来了,但老龙却因为头伏地着越来越低,却并没有发现。并且是,在夜幕四合之后,乌云在黑夜的掩护下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合围,一场暴风雪已经完全酝酿成功,风在不远处正在往这里赶,它们想要抹杀去一切。但老龙毕竟是一个活着的人,并且是一个准备翻过年去,在过年的时候来一个婚礼,和三妮儿结婚的男人,因此并不可能象一棵真正的树一样对周围的变化完全都不可知。是老龙后背腰那里的一个窟窿眼告诉老龙天气变化的情况的,尽管傍晚的时候大喇叭里说今夜有暴风雪,那时候老龙因为头上扣一个皮帽子而没有听到,但这时候他的屁股上却并没有也扣一个皮帽子,而且那里有一个洞,是前天烂了还没有来得及补的一个洞,那个洞很客观而诚实地反映了天气变化的情况,一股子寒冷的风从远出吹过来,然后就钻进了老龙后腰眼的那个洞里,并且进去的风也绝不安分,而是象一把道子那样在老龙的腰眼那里戳,于是,在专心致志地找着一枚插销的老龙就发现了,天气在变,而且变的骤然,寒冷的来势不可阻挡,老龙深知自己也阻挡不了。  在感觉大事不好,老龙急忙掉转屁股往家的方向跑的时候,他却真地知道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风把他吹得把握不住方向了,而且寒冷已经冻得他的骨头都僵硬了。夜幕四合起来,也根本辨不清方向。老龙试图向家的方向前进,因为此刻他想回家,想要坐在一枚温暖的油灯下面,在那里一边修他的坎土曼,一边想着和三妮儿有联系的心事,但这时候他却做不到,风撕扯着他让他根本实现不了回家的企图,而且黑的夜让他也完全辨别不清方向,他企图挣扎,说我日你奶奶,骂风,但却一点的用处都没有。风撕扯着黑夜,撕扯着满野的芦苇,撕扯着黑夜里根本看不清的路,也撕扯着老胡的破棉袄,还有老龙用绳子在头上拴得紧紧的帽子。这时候他听到了风撕扯他帽子的声音,他听到帽子上的带子在砰砰地响着在断,然后是帽子的羊皮被撕裂的声音,然后是……确乎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儿啊,出去呢……出去闯一个生路。好多年前了,也是这样一个有风的夜晚,他妈妈对他说,说儿呀出去闯一个生路,去活下来,然后把咱们龙家的香火延续下去……就是那天晚上他出来了,但是那天的风却没有今天这样大,而那天跑出去的目的却也不是为了找一颗插销,而是为了活下来,然后把老龙家的香火续下去……老龙家可不能在你手里断了香火……妈妈说着,面容已经苍老,并且远着而且模糊起来……  老龙似乎是想着,却又似乎是在做一个梦。老龙去信说妈你放心吧,注意你的病,过了八十了就不要再下地干活,儿子大了,要养活你,而且儿子就要成家了,是三妮儿……三十六岁,带三个孩子,人不漂亮,但身体还好……已经生了三个……明年结婚……春节的时候……我准备开春以后就回去接你,坐火车,然后在柳园那里倒车,然后过红柳戈壁……娘你等着,我去接你……老龙前几天去信说,这里已经冬天了,天该冷了,树已经落完了叶子……等明年春天……老龙把写好的信拿去让副场长念,副场长的老伴和三妮儿在旁边听,听得三妮儿偷偷地笑,但笑起来却仍然地不好看,但老龙却觉得好看,因为三妮儿在笑,在偷偷地笑……  火焰呢,是真的火焰,在微微地亮着,远远的,似乎在遥远的风的深处,那颗灯焰在亮——那是屋子里的灯呢,它在亮,并且一直亮到了老龙看得见的地方。灯焰的旁边是老龙的床,几根棍子支着的床,上面铺着厚厚的芦苇。而老龙常常在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在床上想他的心思,想他娘,然后近就再混合地想些和三妮儿有联系的事,睡不着,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身下的芦苇也就哗哗地想,也睡不着……春节……老龙想——明年春天……老龙想——断子绝孙……老龙想——芦苇……老龙想——火焰……  翌日,是个无比晴朗的早晨,雪白的积雪映照在红红的太阳下,显得无比的高远、空旷和美丽,四野静谧着,更显出这个美丽早晨的神秘韵律。雪覆盖了一切,也永远地覆盖了一个漫长的夜,和夜里发生的一切故事,连同故事里的灯以及遥远的火焰…… 共 38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哪家医院能治疗羊角疯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