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電視電信大爭霸誰綁架你的視聽

2019/05/02 来源:德阳信息港

导读

摘要:電腦、、電視、的界線將愈來愈模糊,“我要趕回家看電視”,這句話將成為過去式。 在這場稍縱即逝的爭霸中,無論是本土、外資、財團,都早已摩

摘要:電腦、、電視、的界線將愈來愈模糊,“我要趕回家看電視”,這句話將成為過去式。 在這場稍縱即逝的爭霸中,無論是本土、外資、財團,都早已摩拳擦掌,爭奪你我視聽的終主導權。誰會是贏家?消費者會得到什么好處?

政治混乱、政敌厮杀,但很多事仍然在进行。新成立的NCC将在明年引爆电视、电信大战! 想像一下几年后的生活吧:电视不再只是电视,电视可以上、讲,乃至可以投票、做生意。电脑、、电视、的界线将愈来愈模糊,“我要赶回家看电视”,这句话将成为过去式。 在这场电光石火的争霸中,无论是本土、外资、财团,都早已摩拳擦掌,争夺你我视听的终究主导权。谁会是赢家?消费者会得到什么好处?

鸿海团体总裁郭台铭,出席宏棋三十周年晚宴时,本来正襟危坐,但是当问起他在山西影城拍的影片时,马上喜形于色,还走出去和大聊电影经近半个小时。近在山西高科技影城所拍摄的“白银帝国”,是他计划拍摄的三部电影之一,用英文编剧,要打入世界市场,就像他们所做的iPod、苹果电脑等。“不谈购并,不谈代工,”他说,“只谈电影,我就愿意谈。”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正要开启大时期,你就是个白痴,”《追求卓着》作者汤姆.毕德士说。

数位大汇流 企业准备大显身手

这是一种新产业、新商机、新革命。全球市场三兆三千亿美元,相当于日本国民生产毛额,以往不曾有过如此剧烈、迅速的变动,而且改变方兴未艾。就是“数位大汇流”。

郭台铭不但希望他的电影在他代工的各种电脑、上看,更希望创造鸿海的“数位内容”产业,在硬体产业开另一支花。

虽然在国外,已进行快十年,但是在台湾刚开始,各企业也要在这场数位大会战中,大显身手。

它是由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挂牌成立引爆热门,NCC成立后快马加鞭,镇日开会,虽然有抱怨,决策有人不满意,但已看出开往三个方向:一、有线电视数位化,2、打破中华电信垄断,三、鼓励传播电讯新科技。

例如近NCC已经与有线电视业者达成协议,电视数位化所需的台机上盒(将目前类比电视讯号变成数位讯号)将免费赠送,开启有线电视数位化步。也核准速博成立家路公司,语音比中华电信便宜很多。更将促使中华电信以成本计价,租给电信业者“一哩”(接到用户的线)的价格,使得固业者更有竞争力。

对消费者来说,NCC一举一动将牵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费用也因而降低。

例如有线电视骤然增加到六百个频道,还可以打、上,未来可以随选要看的影片,做电视商务,和学校老师互动。

抢攻数位汇流终点站

可以看电视,今年世运足球赛,全球近十亿观众,在路上、在上、在高画质电视上都可以看,“我要赶回家看电视,将成为过去式,”在法国举行的二○○6年“全球电视及广播会议”主席说。

“这是场‘超越键盘’的厮杀,你必须抢搭‘变车’,”《大媒体潮》作者凯文.曼尼说。

各通讯媒体产业的目标,都希望自己公司成为数位汇流终点站。“终是One shop, Multiple service, One bill(一个路、多种服务、一张帐单),”资策会市场研究中心经理张奇说。

去年营业额一千八百亿元的中华电信居有利地位,但是连只有中华电信近四成营业额的远传电信都不甘示弱,从瑞典来、做遍亚洲电讯公司职位的总经理杨麟升,希望远传成为所有的数位平台,“技术上,什么都可以做,”拿著自己的新力易利信,他说,“开微波炉,开电视,监视家里是否来了坏人都可以,只看你愿不愿意用。”

这场汇流将带来无限商机,电视数位化,光是机上盒一台两千元,全台四百六十五万收视户,就是超过九十亿元商机,加上换数位电视机(台湾现有电视机一千一百万台,若一半转换为平均一台三万元的液晶电视,就有一六五○亿元的商机),更可能带动内容产业,根据资策会市场研究中心估计,台湾路娱乐市场将破百亿元大关,达到一○9.二亿元,年成长率一二.四%,其中成长快的是线上游戏和线上音乐。

影响为深远的是电信业和电视业。他们互抢对方版图,也各自开疆辟土。合纵,连横,“盟友变敌人,敌人变盟友,随时可能发生,”留著长发,很不像“中华人”的中华电信数位内容发展处处长陈韦忠说。

这场电光石火大战是“中华电信对非中华电信之战,”东森集团总裁王令麟断言:“明年会正式展开。”

此刻数位战场已闻到烟硝味,在台湾固与亚太固分头“撮合”下,中嘉及东森五大有线电视业者已成功串联全台三十多家有线电视系统,共组“大连”联盟,可以打,拨市内一律免费,中嘉系统(台北地区)和富洋系统(宜兰地区)更组成联盟,台北到宜兰的长途变成免费,“你有宜兰的亲戚朋友,赶紧通知他们装,”中和地区一家补习班负责人准备试用中嘉的路说。

胜负难料 服务将更多元

业也不甘示弱,今年四家主要业(中华电信、远传、台湾大哥大、威宝)已为3G行动,投资6百亿资本支出,新兵威宝虽然上半年赔钱累累,但今年初依然在华纳威秀开设东区商圈的个3G生活馆,一次展示四十支,展现其丰富资源。每家行动公司都发誓要将3G冲到一百万户。

中华电信霸主地位不再,但是从加强服务不断推出新产品,抢别家生意,“它像个大老鹰,不断掠夺,”远传电信总经理杨麟升说。有线电视系统目前看起来五家寡头垄断,互不竞争,但这类偏安局面也不会长久,国家通讯委员会继电视数位化后,将开放有线电视越区竞争,委员谢进男预测,未来系统业者将合并或同盟,终将只剩下一到两家,未来将会见到更多抢收视户,服务多样化,杀价竞争。

在这场电视、电信大会战中,谁胜谁败,现在还很难定论,新技术又排山倒海而来,第四代行动通讯系统WiMAX(无线宽频接取与应用)行将在明年第二季释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交大教授毛治国说。

虽然这场战争在二十一世纪初开打,但是毛治国从事电信业多年经验,以十九世纪各国争霸海权关键归纳,未来赢家是:1、谁的火力强,炮管大;二、谁的机动性强,方便性,让人抓不到;3、谁的队伍庞大,可以降低成本。

国外电视、电信战开打十年,赢家输家起起落落,未来的台湾争夺战才刚要开始。

重度脑瘫还用治吗
安徽小儿脑瘫需要多少费用
辽宁癫痫专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