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手机被控端破解版

十天前,李佪假扮成去太原参考的士子,穿过关中进入河东,回去时也是一样,摇身变成了前往成都参加科举的士子。

他带有完整的证明材料,一路穿州过府,都没有受到刁难。

过了介休县后,李佪慢慢冷静下来,他心中便有点后悔了,他连郭宋的面都没有见到,郭宋是什么态度,他也一无所知,说不定是那个潘辽故意报复自己,他根本就没有向郭宋禀报。

虽然有些后悔,但李佪也不想再回去了,他丢不起这个面子,而且他给自己找到了充足了的理由,从潘辽对待自己的态度就能知道,郭宋根本没有诚意,就当是他对自己避而不见,用实际行动回绝了天子的要求。

这天上午,李佪抵达了蒲津关,几名士兵拦住了他,“你是什么人?”

李佪给随从使个眼色,随从立刻取出一份潞州官府的乡贡推荐书,递给士兵,“这是我家公子的证明,他是去成都参加科举!”

参加科举的士子基本都不会被阻拦,这是各家藩镇达成的共识,商人、士子和武者皆可畅通无阻。

为首校尉看了看推荐书,一挥手,“走吧!”

李佪催马进了蒲津关,蒲津关城内有个小市场,有几家酒馆和杂货店,可以在里面休息,也能买到干粮水葫之类,从另一头出头蒲津关,就进入关中了。

这时,一名农民上前,他指了指李佪的背影,用一口蒲州土话对校尉道:“那个人好像是个奸细,俺在路上听他说是从太原过来,不是潞州。”

校尉顿时一激灵,他立刻喝令道:“抓住刚才那个读书人!”

数十名士兵向关城内追去,李佪刚进关城便被士兵追到了,他们一拥而上,将李佪的几名随从按倒,又将李佪从马上揪下来,一名士兵从他怀中摸出了天子金牌,顿时大喊起来,“校尉,他身上有南唐金牌!”

校园美女穿汉服清纯唯美

校尉又惊又喜,竟然有南唐金牌,这是条大鱼啊!要升官发财了,他大喝道:“把他们捆起来带走。”

李佪心中害怕,急声喊道:“我是大唐皇族,我是天子的皇侄,你们不能这样无礼!”

校尉上前就是重重一记耳光,将李佪打的眼冒金星,校尉故作惊恐道:“我居然打大唐皇族,是不是犯了死罪?”

士兵们也起哄道:“要杀头的,校尉快逃吧!”

众人哈哈大笑,揪着李佪向关城军衙走去。

两名揭发李佪的‘农民’早已隐身在人群中,望着李佪被抓走,他们也迅速折道返回了。

……..

当天晚上,在秦军的酷刑威逼之下,吓得魂不附体的李佪招供了一切,把天子李适的计划和太原的遭遇都一个字不漏地抖露出来。

他同时泄露了一个最重要的情报,天子李适已任命韦皋为征北大元帅,率五万军进驻汉中,将配合郭宋大军夺取长安。

蒲津关守将立刻向潼关大帅仇敬忠汇报,仇敬忠意识到问题严重,次日一早,发送了一封鸽信给西京留守齐王朱进卿,朱进卿是朱泚的义子,被封为齐王、西京留守,率三万大军镇守关中。

朱进卿当天便回信给仇敬忠,令他立刻将李佪押送去洛阳。

与此同时,朱进卿又令仇敬忠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将李佪的详细口供先一步送往洛阳。

洛阳的皇宫叫做太初宫,最初由隋炀帝修建,为了打击关陇贵族,杨广和唐朝武则天先后迁都洛阳,将洛阳皇宫营造得极为盛大繁华,但洛阳皇宫在安史之乱中遭到严重破坏,仅存皇宫已不到原来的一半。

进行了几个月的修葺后,勉强可以住人,朱泚已经搬进了太初宫,并安置好了文武百官。

虽然迁了都,但这几个月朱泚一直在关注关中的情况,他还有大量的粮草物资没有运出关中,他就怕郭宋再次出尔反尔,率军侵入关中。

这天晚上,朱泚刚刚睡着,一名宦官把他叫醒,“陛下,刘军师说有紧急事情要禀报。”

朱泚一惊,一下子坐起身,连声道:“宣他到外殿等候!”

他胡乱穿上衣服,便快步向外殿走去,这个时候刘思古来汇报,朱泚最担心是郭宋军队杀进了关中。

他在外殿坐下,有侍卫领着刘思古过来,刘思古急声道:“陛下,关中有加急快报送来!”

朱泚的心悬了起来,紧张地问道:“可是郭宋军队杀入关中了?”

“不是!”

朱泚悬在空中的心倏然落地,对他来说,只要不是河东军队杀入关中,其他都不重要。

“那是什么事情?”朱泚语气中的紧张感消失了。

“陛下,和成都有关,蒲津关守军抓住了李适派往太原的秘使,是江陵郡王李佪,从他身上得到了很多重要情报。”

说到这,刘思古将一份加急快报呈上,“这是李佪的口供,刚刚送到,卑职觉得里面有几个情报非常重要,所以夜里惊动了陛下。”

朱泚摆摆手,“这么重要的情报,谈不上惊动,军师不必负疚。”

他接过情报,仔细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让他颇为感兴趣,李佪居然在太原受到冷遇,郭宋没有见他,看到后面他吃了一惊,韦皋率五万大军入驻汉中,显然是要北征关中了。

“军师替我解读一下这份口供,为什么郭宋不见李佪?”

刘思古微微笑道:“这就是卑职之前所说的,对郭宋而言,李适的威胁要远远超过我们,他防备李适胜于我们,他不出兵关中,并非是为了信守什么诺言,而是不想给李适做嫁衣,李适要夺回关中可以,他自己夺,晋军不会参与,他不接见李佪,就是表达了这个态度。”

朱泚负手走了几步,又回头问道:“如果郭宋不出兵,那韦皋的军队会北上吗?”

刘思古笑道:“韦皋不会轻易北上,但李适一定会,只要我们造一个可以轻而易举夺取长安的错觉给他,李适就一定急不可耐催促韦皋北上。”

刘思古虽然在郭宋手中吃了几次大亏,但对付南唐李适,他却显得很轻松,他早就看透了李适的昏庸无能。

朱泚想了想道:“齐王勇猛善战,但头脑不够灵活,我想请军师去关中坐镇,由军师权指挥。”

刘思古连忙躬身道:“微臣愿为陛下效力!”

朱泚大喜,连忙将指挥大军的金牌交给刘思古,次日一早,刘思古率领两万军队南下,前往商洛道,支援关中作战。

………

三月初五,成都和太原的科举同时举行,成都只有一千九百名士子参加科举,录取二十人,太原科举却有七万三千名从天下各地赶来的士子参加,一共录取七百人,其中明经科录取五百人,进士科录取两百人,另外国子学录取一千人,太原城内挤满了来自天下各地的读书人,盛况空前。

明经科主要是录取文吏,包括朝廷文吏和各地方官府文吏,在这一点上,明经科更像后世的公务员考试,进士科就难度大了,录取者都能获得九品官。

而国子学主要培养军中文官和各地官学教授,它是和科举不同的教育体系,在国子学读书五年,考核合格后,就分赴各军和各州官学,享受和明经科同等待遇。

天不亮,住在高升客栈的张本初和王显便出门赶考了,和他们一同出门的,还有其他三名河北士子,一共五个人。

他们雇了一辆牛车前往贡院,牛车内,张本初笑道:“这次规则和以前不一样,以前进士科和明经科是分开考的,而这次是联考,是先考明经科,再考进士科,也就是说,要想参考进士科,必须要考上明经科才行,我想不通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一个资格,以前是需要地方乡贡推荐,但这次没有了,我只读过一本《论语》,我说我想考进士科,可能吗?但怎么分辨,报名时没有办法,所以就用明经科来作为资格考,你想当官,至少要有超过文吏的学识吧!“

“说得对,考中明经科,文吏已在手,肯定还想再试试进士科。”

不多时,牛车抵达了贡院,只见贡院大门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排满了长队。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