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奶片15秒

不是每个人在看到齐天瞬间就制造出一座金山银海之后发出欢呼声的,这次北伐军分裂,差点火拼,可不仅仅是闹饷那么简单,这里面还有不少人受到了太子那边的蛊惑,要不然,闹饷的将士不会组成一军,准备投奔朝廷去了。

眼看着大部分将士都要遵从齐天的命令,准备返回各自的大营,等待着上面把饷银发下来,那些已经下定决心要投奔太子的部分死硬派目光露出决绝之色,有人喊道“大家不要听他们的,他们只是把金银拿出来骗我们的,他们有这么多的钱,可是拖了几个月,也不肯给我们发饷,我们怎么能够指望他们现在就发给我们,他们这是缓兵之计,等到我们回到军营之后,他们就会将我们分隔开,然后调集优势兵力将我们围剿,到时候,我们如果不想死就只能继续忍受他们的盘剥。弟兄们,如果你们不想受这种气,想着能够及时拿到饷银,想着回去陪在父母身边,那就跟我们一起冲出去,投奔太子去。”

“投奔太子,投奔太子。”在有心人的蛊惑下,大军之中有不少地方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齐天双目微眯,道“胆敢蛊惑军心,杀无赦。”

随着齐天这一声令下,都不用他亲自动手,高金梅、金锦、王右军等人就冲了出去,他们都是金丹境强者,耳聪目明,动作敏捷,速度已经快到了世俗人无法了理解的程度,他们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和留手,往往是一个闪现,就会将某个叫嚣的人击杀,动作迅速而又冷酷。

片刻的工夫,就有成百上千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他们的死法都是极其惨烈,或是身首异处,或是变成肉酱,就找不到一个囫囵个儿的。

剩下的南军将士看着这一幕,一个个脸色大变,那些已经准备回营领饷银的将士不用说,坚定了回营的念头,那些在死硬派的喊声中有些心动的将士都是连忙打消了不听从号令的念头,他们就算是再不相信齐天会把饷银发给他们,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验证这一点了。

很快,高金梅他们就将他们发现的死硬派都斩杀,当然,这里面可能会有几个被误杀的,也会有漏网之鱼,但是那些漏网之鱼都被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对他们的存在,齐天是不在乎的,也就没有让高金梅继续想办法把他们揪出来。

“所有人都听着,马上在带队主官的组织下,有序回到各种的营房,拖欠你们的饷银会在今明后三天之内发放给你们,一文钱都不会再拖欠。”齐天再次重申道。

“少师万岁,少师万岁。”

欢呼声比刚才还大,刚才是众人发自内心地去喊,现在有那么多尸体躺在地上,空气中还弥漫着散不去的血腥味,就算是心中再有想法,也只能竭尽所能,用身的力气去呼声。

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几十万的北伐军就散开,开始有序返回军营。齐天从空中落下,从仙鹤铜像的背上下来,九皇子连忙带着人迎了上去。

戴眼镜的萌女孩暖暖治愈系生活照

“拜见少师。”九皇子带头向齐天躬身行礼,那些归附了九皇子的文武官员也都纷纷向齐天行礼,有的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向齐天行大礼。

齐天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跪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马国公努了努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给了他五百万两白银吗?掐着时间算,饷银应该已经发下去了。为什么北伐军会闹饷?看样子,得有九成以上的人参与了,如果不是我回来,后果不堪设想。你们谁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吗?”

众文武百官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去触齐天的霉头。他们都看得出来,齐天此时虽然言语平静,神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齐天的心中肯定压着一股邪火。

齐天看向了九皇子,问道“九皇子,你是未来的储君,将来的大赵之主,难道你就没有一个解释吗?”

九皇子忙道“少师,其实这事不怨马国公,他从你那里拿来银子之后,就把银子交给了我,我正打算组织人手,将五百万两白银分发下去,给将士们做饷银的时候,突然有个修仙者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就把银子都给抢走了,不仅如此,我这段时间为了发饷而筹备来的一百多万两白银也被一并抢走了。则这事情,我一直让人瞒着,但是前两天却瞒不住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闹饷事件,差点酿成大祸,从而辜负了少师的信任。”

齐天蹙眉道“抢饷银的是谁?他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就没有请高金梅他们出手,去把银子抢回来吗?”

九皇子苦笑,道“怎么没请?只是抢走饷银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一些。高仙师他们也没有多少把握将银子抢回来,这件事也就拖了下来。”

齐天看向了高金梅,都不要他发问,高金梅就忙道“主人,不是我不尽力,我在找到对方之后,跟对方交了一次手,很遗憾,我不是对手,我要想把银子抢回来,得付出不小的代价。那代价绝不是五百万两白银就能够弥补的。”

“你都不是对手?”齐天反问道。

高金梅点头道“我一路追赶,那人最后进了四海钱庄,我颇费了一番周折,这才搞清楚抢银子的那人是四海钱庄的供奉长老张威猛。后来,我找了机会和张威猛交手,没有能够赢他。”

“那你搞清楚他为什么要抢银子了没有?”齐天继续问道。

高金梅点头道“据我侦测回来的消息,好像是张威猛收集这么多的银子,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秘法将银子中最有价值的银精给提炼出来。至于他提炼出来银精之后,又要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齐天点了点头,他前几天,带着高金梅他们去四海钱庄兑换银票的时候,就曾经听人说起过张威猛要银子的事情,他当时把四海钱庄的管事陆超还有另外一个供奉长老给揍了一顿,闹出了不小的风波,这才在最后成功地将银票换成了实实在在的金银。没想到银子转了一圈,又让张威猛给亲自抢回去了。

齐天露出一丝冷笑,道“他还真是好大的胆子。马国公,你起来吧,事情不怪你,你用不着待人受过。九皇子……”

齐天的眼睛飘向了九皇子,九皇子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弯下了腰,道“少师,有事,你吩咐。”

齐天指了指马国公,道“你将来注定是大赵之主,我可不仅仅希望你能够成功登顶,我同样还希望你能够做一个有气魄,有担当的明君。像今天这样,让做了实事的马国公去当替罪羔羊,这种事情,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少做,最好是不要做。”

九皇子连忙道“我知道了,少师。”他旋即转身,朝着马国公抱拳一礼,道“马国公,这次是孤王处理不当,孤王向你道歉了。”

齐天没有理会九皇子会如何修复他和马国公之间的关系,他重新跳到了仙鹤铜像的背上,然后朝着高金梅和金锦招了招手,两人连忙跟着一起上了仙鹤铜像的背,齐天道“你们陪我去把我们的银子给要回来。”

高金梅和金锦都不知道在短短的几日时间里,齐天的修为境界就获得了增长,实力早就今非昔比了。高金梅只想着要好好表现自己,她道“主人,不如一回儿进入四海钱庄之后,就由我来打头阵。”

齐天道“不用你打头阵,前几天,你打不过人家,难道现在你就打得过了?哼,一会儿出手之后,我来亲自教训他。”

仙鹤铜像的速度很快,望都县距离四海钱庄又没有多远,也就是十分钟左右,仙鹤铜像就拖着齐天他们来到了四海钱庄的上空,在齐天的控制下,仙鹤铜像发出了穿透力极强的声音。

在鹤唳结束之后,齐天朗声道“四海钱庄的张威猛在吗?出来见我。”

哗啦啦,随着齐天的这一声呼喊,从四海钱庄中冲出了不少人,四海钱庄做为一个钱庄,对安保方面还是非常重视的,这些冲出来的人中有普通的护院,也有四海钱庄聘请来的修仙者供奉。

见了齐天,这些人有的经历过几天前的事情,有的没有经历过,凡是经历过的,都是脸色大变,将手下的兵器丢下就跑,他们根本就没有胆量和齐天对抗,那些没有经历过的,还算好,一个个拿着兵器想要攻击齐天。

齐天一挥手,顿时狂风大作,那些凡夫俗子哪怕是身体再强壮,也无法和齐天用法术催生出来的狂风相对抗,都被吹得七零八落,东倒西歪,连站都站不稳。最后,只剩下了一些修仙者供奉还能够站立。齐天看着他们,道“让张威猛出来见我。”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我们的张威猛长老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兄弟们,你们谁去把这个诓被之徒拿下?敢到我们四海钱庄闹事,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一位小头目一样的修仙者气愤地道。

都不用齐天出手,高金梅一挥手,一道金光从她的指尖飞出,直接就在那位多嘴的小头目胸前一闪,那人的胸口就飙出一道鲜血来,瞪着眼睛,就摔倒在了地上,眼看着就不活了。

齐天也不在意,他道“你们大概是没有听清,谁能够去给我通报一声,让张威猛出来见我。”

这次再没有人敢轻视齐天的要求了,马上就有人转身冲入到了四海钱庄专门为供奉长老准备的宅院,前去通报。但是到了这里的时候,这人才发现供奉长老张威猛正在闭关,在宅院的门口不但有人守着,还挂出了一块告示牌,任何人敢在这时候打扰他,格杀勿论。

那人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毫无办法,就在这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从另外一个相邻的宅院中走了出来,她正是四海钱庄的另外一个供奉长老,吴胜莲。

相比起霸道的张威猛,吴胜莲要好说话多了,那人连忙上前,朝着吴胜莲行礼,然后把发生在四海钱庄门口的事情向吴胜莲进行通报,看看吴胜莲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吴胜莲脸色大变,道“来人可是齐天?”

前来通报的修仙者点头道“我不认识那人,但是我听另外一个道友说那人就是齐天。长老,我们该怎么办?还要不要通报给张威猛长老?齐天可是指名道姓要见张威猛长老。”

吴胜莲略一沉吟,道“你先去大门那里,想办法拖住齐天,我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在不惹怒张威猛长老的情况下,请他出关。”

前来通报的修仙者并没有因为吴胜莲的谨慎而有任何的奇怪,在四海钱庄,虽然张威猛和吴胜莲都是金丹长老,但是张威猛长老的地位可比吴胜莲强多了,这都是由于张威猛长老的修为境界和实力都比吴胜莲强,所以就连吴胜莲在张威猛长老那里,都矮上三分。

吴胜莲在张威猛悬挂的告示牌那里徘徊了半晌,她是真的不太愿意和张威猛打交道,但是事情到了现在,她又不能真的不管,毕竟她也是四海钱庄的一份子,四海钱庄遇到了如此大的危机,她要是袖手旁观,四海钱庄的高层绝对不会饶了她,就连张威猛也不会对她有丝毫的感激。

一咬牙,吴胜莲取出了一块玉佩,这是传音玉佩,功能类似于对讲机,可以实现两个人彼此间点对点的实时对话,比之传讯纸鹤可要高级多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用得起的东西,在四海钱庄之中,也就供奉长老这个级别的人才有资格配备,一般的供奉根本想都别想。

“吴胜莲,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片刻之后,传音玉佩中传来了一个颇为粗狂而又不耐烦的声音,“最好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扒光你的衣服。”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