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视频版本安装

陷入柔软的床榻,苏忆满足地在床上蹭了蹭,手却还是紧紧抱着容与不松。

男人无奈失笑:“到底乱吃了什么?”

回答他的是女人不满的哼声。

苏忆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抱着这凉凉的物体,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男人眸色深深,望着像无尾熊般缠着他的女人,眼底划过一抹深谙。

明知道她现在意识不清,可他也早就说过,要是她主动,那就另当别论。

才不过一个下午,有人被打脸了。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嗯?”

女人撅着嘴,只觉得耳边有声音嗡嗡作响,讨厌死了!

男人眸子微眯,任由她吻着,打量着她毫无章法的模样,不禁好笑。

她迷迷糊糊呢喃一声:“好凉快呀……”

最爱的女人就在面前,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在他身边,任谁都受不了。

闺蜜间的私语校园清纯美拍

容与极力克制着自己,知道她定然是吃下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才会这样反常,否则以她容易羞赧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这么主动?

他温凉的掌心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声音低沉喑哑。

“宝贝,玩火**,听过吗?”

苏忆眼神迷惘地看着他,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男人再顾不得那么多,虽然他更希望这是在她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发生,但目前这阶段……嗯,可能性不大。

何况看她现在的模样,不继续下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一阵凉意袭来,苏忆抿了抿唇,不舒服的感觉缓解许多。

容与无奈,他已经完被她当成冰枕了。

“唔……”

她睁开水汽氤氲的眸子望着他,意识似乎清醒一些——

“容与?”

苏忆蓦地睁大眸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被她紧紧抱住的男人。

她这是在干嘛?

不可以!

她推开他,却又本能地靠近,颇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味。

男人沉下眸子,抿着薄唇,冷声道:“怎么?”

“不行,不能……”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低头看向她微微泛红的面颊。

苏忆摇了摇头,内心抗拒,甚至有些害怕,可表露在外的却是恨不得离他越近越好。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俯首吻上她的唇,“乖,我帮你。”

这一夜,缱绻旖旎。

……

傅家。

林蓉陪着儿子在房间里待着,笑得一脸温柔,不想下一秒,门冷不防被人推开,力道很重,声响很大。

看到来人,林蓉冷下脸,颇为不满地说:“你怎么每次回来都这么没轻没重?告诉过你别吓着慎行!”

傅思柔充耳未闻,见傅兆不在,赶紧把门关上,看了一眼在一旁玩耍,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弟弟,她久久没有说话,神色惨白。

“对了,你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

林蓉拧起眉头,觉得奇怪。

按理说今天女儿是去找容与了,今晚应该在那里过夜,和容与……

不应该这么早回来。除非是,计划失败了。

傅思柔情绪激动,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尖锐的声音带着颤意:“出大事了!傅暖回来了!”

傅暖……

林蓉怔了怔,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刚说谁回来了?”

怎么可能?傅暖?

傅思柔慌乱地抓着母亲的手,“傅暖!是她!容与亲自把她带回来了,还有一个女儿!她就站在我面前,我不可能会认错的!”

“她没死……她竟然没死!”

傅思柔控制不住情绪,声音越来越害怕。

林蓉听到这话,心中自然也慌,如果傅暖没死,那么……

她反握住傅思柔的手,眼神凌厉,低声斥道:“你小声点,不知道隔墙有耳吗?”

林蓉冷下眸光,眼底闪过凛色。

“四年了,傅暖居然没死。那这几年她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不过……今天看到她,她有点奇怪,好像……不认识我。”

傅思柔原本以为人已经死了,可傅暖突然再次出现,是不是意味着——

当年她做过的那些事会被揭发?

虽然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但傅思柔难免心虚。

毕竟查出来,她是会坐牢的!

她怯怯地看着母亲,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到,“妈,你说她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林蓉已然恢复镇定,沉声道:“不要自乱阵脚。既然你说她奇怪,那明天我们就去看看她。”

没有亲眼见到,林蓉不会轻易下定论。

傅思柔还是很怕,身子不停地发抖。

林蓉冷了她一眼,厉声说:“你有点出息!”

“你让我现在怎么镇定?我不想做杀人凶手!”

当初的事情是傅思柔动的手,现在她当然慌啊!

闻言,林蓉的脸色愈发阴沉,声音也愈发冷冽:“人这不是没死吗!”

只要人没死,那怎么又会是杀人凶手呢。

“你那些话都给我烂在肚子里,不许再说,更别让傅兆那老头子听到!”

见母亲发了脾气,傅思柔不敢再说话,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她心慌心颤,听着这警告,垂下头咬紧唇瓣。

……

翌日,别墅,主卧房间。

阳光透过落地窗倾洒下来,床上的女人嘤咛一声,微微动了动身子。

苏忆摸了摸身边的人,她下意识以为是小诺,可是,感觉似乎不太对。

昨晚……

她带小诺回房之后,睡着了吗?

她隐约记得好像发生什么事了。

女人迷迷糊糊地摸来摸去,这结实的触感,好像是肌肉?

这时,头顶冷不防传来男人低沉而不失蛊惑的起床音:“还想摸多久,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