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视频旧版2017版软件下载

罗侠和郝玟汐联手,将半步金丹的陈择贤绞杀,两人也不敢贪墨陈择贤的东西,将陈择贤的尸身连带他身上的东西都带了回来,交由齐天处理。

齐天将他从刘子扬的储物袋中翻出来的两件地阶下品的灵宝级战兵分别给了他们,道“你们如今都是拟丹境了,身上不能没有好的战兵,要不然,你们的实力也无法百分之百发挥出来。这两件战兵你们拿去用,应该勉强配得上你们现在的水准了。”

罗侠和郝玟汐大喜,分别从齐天手中拿走了一件战兵。

齐天又道“本来,我想让你们在县师府这里多休息一下,但是现在看来,我们等得,但是我们的敌人等不得了,他们可能会源源不断地出招,我们就算是能够扛得住,那只是我们能够扛得住,我担心定国国师府那边却扛不住。这样,你们俩都不要留在这里了,抓紧时间,一起返回定国国师府,你们首先把定国国师府完封闭,开启防御结界,禁止任何人进出定国国师府,其次,如果有人挑衅,你们记住要酌情处理,一切要以保自己和定国国师府为优先原则。”

罗侠点了点头,道“谨遵吩咐。”

郝玟汐却是在点头前问道“如果我们都走了,你的安危怎么办?双拳难敌四手,若是再像今天这样,来上两三个人高手,你抵挡得住吗?除此之外,大长老和温健,你打算如何安排?是让他们跟着我们走,还是让他们继续留在县师府?”

齐天道“我的安危,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确保我的安,倒是你们在回去的时候,一定不能分开,要时刻在一起,只要你俩能够保证随时可以联手抗敌,你们就应该能够顺利地返回定国国师府,至于大长老和温健的去留,你们不要问我,还是需要去征询一下他们自己的意见,他们要走,我不拦着,要是想留下来,我一样欢迎。”

郝玟汐和罗侠连忙去找大长老陈晨和温健,询问他们的意见。结果两人竟然都不想留在县师府这里,温健是没脸留下,毕竟他曾经申斥过齐天,他的丹田都已经废掉了,这辈子注定就是个废人,而大长老也坚持离去,他一方面是不放心温健,怕温健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另外一方面,也是担心他留在县师府的话,回给齐天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他万一成了敌人胁迫齐天的道具,那他真是百死难辞其咎。

既然大长老和温健都要走,齐天没有阻拦,不过如何让两人安离开,就成了问题,齐天倒是愿意亲自送他们返回定国国师府,但是遭到了大长老的强烈反对,他坚持离开,就是不想成为齐天的拖累,要是齐天带着他们走,路上被人堵住,那他竭力要避免的事情必然要发生,那他离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温健丹田被废,基本上就是个废人,轻易不会有人去杀温健,他的安危,倒是不需要太过操心,但是大长老不行,他的实力大部分还在,再加上他的身份,必然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如此一来,如何保证大长老的安,就是必须要考虑到的问题。

齐天想了想,决定把他的伪装面具送给大长老使用,这个伪装面具,他得到的时间可不短了,帮助他渡过很多次的危险,至今还有些作用,但是伪装面具的品阶不高,能够瞒过筑基期修仙者,但是面对着金丹强者,就有点力有不逮了。

齐天以后肯定免不了要直面金丹强者,伪装面具之于他,已经没有太多的作用了,与其留在自己手中发霉,还不如大长老陈晨保命用。在眼下这个非常时期,大长老陈晨能够活着,那就是一根定海神针。

清纯女主长发飘飘美如仙

对齐天的馈赠,大长老没有推辞,他也知道现阶段他能够健康地活着,就可以让定国国师府少一一些震荡,少蒙受很多的损失,他拿着伪装面具,就向齐天告辞,独自离去了。

郝玟汐则是把温健背了起来,简之捆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然后和罗侠一起出发,两人这次要联手,一起爆发出属于拟丹境的力量,争取尽快返回定国国师府。

大长老陈晨他们一走,县师府这里重新变得平静起来,齐天把潘玉林、王树清、管铉、吴韬和张蕾等人都召集到一起。这次刘子扬和陈择贤杀来,让齐天意识到一件事,如果继续使用原来的四象阵对县师府进行保护,那简直太不安了,万一下次再有人拿着阵法控制牌过来,不是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而是在县师府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拿出来,那么绝对有可能将县师府杀一个人仰马翻。

这种情况肯定要想办法避免,而避免的唯一办法就是对四象阵进行改变,像以前那样,只是把四象阵中的灵石都替换成高一级的灵石,那绝对不行。别人拿着阵法控制牌,同样能够控制四象阵。

齐天把人召集起来,就是打算带着他们对四象阵进行重新的布置,当然,说是重新布置,也不对,齐天只是打算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不需要多,只需要调整几个关键点,就能够将四象阵换成另外一个四象阵,这样,就像是锁头换了锁芯一样,原来的阵法控制牌肯定就不能用了。

齐天对阵法还真不是太熟悉,他得到这方面的功法和典籍也不是很多,很多时候,得到的都是成品的阵盘阵旗,只是知道如何用,但是什么原理,如何达到的阵法效果,他就不清楚了。

齐天把他拥有的所有四象阵的典籍都拿了出来,让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然后几个人群策群力,最终商量出来一个调整的方案来,按照这个方案,齐天将四象阵重新关闭,然后开始对四象阵的阵基等关键部分进行调整。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三天时间,在这三天时间里,齐天寸步不离县师府,以防再有外人袭扰。等到三天过去后,齐天他们总算是把一个新的四象阵布置了出来,威力比之原本的四象阵一点都不弱,同样能够抵御金丹强者的攻击。

这样的结果,让齐天长松了一口气,他开始做出安排,他让管铉和张蕾两人留守县师府,他则是带着吴韬、潘玉林和王树清三个人直奔灵石矿。

齐天自从得到麓北县有灵石矿的消息后,就想着要将这个灵石矿脉连锅端了,只是一直事情多,抽不开身,现在好了,他终于可以腾出手来,而且他现在有了一个很合理合法的借口,任何人敢阻挡他去做这件事,那么都将成为挡车的螳臂,他是不会有丝毫客气的。

但是让齐天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率领众人赶到灵石矿脉的时候,发现这条灵石矿脉已经人去楼空,而在原来应该是矿道的地方,却是被一堆迸裂的碎石头填满了。

“这是怎么回事?”齐天指着被填起来的矿井问道。

“不对呀,前几天,我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繁荣景象,这次几天过去,这里怎么就像是被洗劫过了一样?”潘玉林百思不得其解。

“还能怎么着?肯定是吴晗知道我们会过来,所以提前下手,将这里毁掉了,这样一来,他们无法开采底下的灵石矿脉,连累的我们要去开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树清是散修出身,对这种事情看得比较清楚。

齐天点了点头,情况很有可能就是g王树清说的这样,这种事情,齐天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在灵矿秘境中,那些土著修仙者都是这么干的。

齐天道“你们都看好周围,我来看看这里还有没有灵石,若是有的话,还值不值得我们出手。”

潘玉林、王树清和吴韬三人连忙散开,齐天担心他们遇到突然情况,比方说再冒出来一个金丹强者什么的,他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防身的法器以及其他一些手段,可以确保他们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可以坚持到他赶过来。

齐天等到三人散去后,就将天道发动机对天地灵气的感应释放了出来,探查着周围的一切。

很快,齐天就是脸色一变,他走到原本应该是矿洞口的地方,这里如今已经完被碎石所覆盖,齐天伸手朝着矿洞口一抓,大把的碎石就被他凌空抓了起来,丢到了一边,就这样,他接连抓了几次,很快就在洞口这里清理了一个坑出来。

看着坑中露出来的一层层的尸体,齐天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这些尸体的主人基本上都是男性,身上穿着典型的矿工服饰,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原来吴晗雇佣来,开挖地下的灵石矿脉的矿工,吴晗仓促间离开,这些矿工又带不走,于是他就选择将他们都杀在了这里。

或许是因为担心他们为齐天所用,或者是他们掌握了灵石矿脉的什么秘密,这吴晗的心可真是有够狠辣的,对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利益的人,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手软。

齐天对吴晗这种草菅人命的做法相当不满,要知道吴晗杀的可都是没有犯什么错误的矿工,而且一杀就是几百上千的杀,跟他相比,齐天觉得自己就是善良的小天使了。

齐天越发觉得护国国师府在大赵就是一个毒瘤,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将他们铲除,这样才能还大赵一个朗朗乾坤。

潘玉林他们见齐天站在矿洞口发呆,连忙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矿洞口的一切的时候,也是不由的破口大骂起来,他们身为筑基期修仙者,虽然都不太把世俗人当成同类,但是轻易也不会去诛杀世俗人,那感觉就像是杀蝼蚁一样,除了显得心智不成熟之外,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可是看看吴晗都做了些什么,轮身份和地位,吴晗绝对强过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可就是这样,也无法阻挡吴晗去屠杀这些平民,简直是丧心病狂,不配做修仙者。

齐天挥了挥手,让潘玉林他们继续去警戒,他则是往坑中倒入了一桶油,然后放了一把火,将坑中的数百号人都烧成了灰。

随后,齐天另外换了一个地方,继续用天道发动机对周围进行勘察。很快,天道发动机就将第一张图像反馈给了齐天,根据这幅图像,齐天很快就有了判断。

这个灵石矿脉位于地底深处,基本上就在齐天能够用天道发动机能够探测的极限深度,这也是过去这么多年,大赵的各个实力都未能发现这个灵石矿脉的缘故,直到几年前,一个行人在这里掉进了地上的一个裂缝中,他在地下历经九死一生,这才重回地面,他将在地下裂缝中发现的一枚灵石拿到了城中,请人坚定,那个鉴定人是护国国师府跑出来历炼的,一见到这块石头,就认出来是珍贵无比的灵石,他想法把那个行人扣了起来,然后用我刑讯逼供的方法,知道了灵石来自那里,然后护国国师府秘密派人进行勘测,结果发现了这个深埋地下的灵石矿脉。

这才有了后来的护国国师府的半步金丹陈文博打着徒弟吴晗,打上了定国国师府的大门,要从齐天手中抢走麓北县县师的事情,但是那次很可惜,吴晗惜败,陈文博的算计落空,但是无论是陈文博还是护国国师府都没有死心。他们一方面派人对灵石矿脉进行秘密开采,一方面抓住一切机会去活动,最终从太子手中拿到了任命吴晗为麓北县县师的委任状。

但是吴晗还没有把麓北县县师的宝座坐稳,齐天这个正主就杀来了,本来吴晗还想着和齐天划江而治,他占据着这个灵石矿脉,而齐天占住县师府,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吴晗很快就发现他小瞧了齐天的胃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