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x短视频安装

…………

洛丹伦内,泰瑞纳斯接见了洛萨等人,当这位联盟领袖走进这座许久未踏入的城市中时,迎接他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洛丹伦人民的热情让他差一点以为自己回到了暴风城。他一定会回去,他对自己说道。

“泰瑞纳斯国王已经在王宫内等您了,洛萨元帅。”乌瑟尔做了一个标志性的敬礼,看起来他刚刚见过泰瑞纳斯,他的脸上溢出笑容,看起来一切安好。

洛萨点了点头,走进皇宫,身后依次跟着卡德加和图拉扬,奇怪的是奥蕾莉亚并没有在随行的队伍中,来的是她的副官洛瑟玛。图拉扬也问了洛瑟玛几次奥蕾莉亚去哪儿了?对方的回答也只是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无尽之海上的战争很快结束了,但是普罗德摩尔对结果并不是十分满意,因为有几艘兽人舰船逃了。

“那是什么东西?”普罗德摩尔指着前面问道,并走到船头,他的目光犀利,很快就辨认出自己发现了什么——是一个人类,正抱着一块木板在海上漂流着。

“投给他绳子!”普罗德摩尔命令道,水手们马上动了起来,对方也许是不小心从船上跌落下来的士兵。“检查这片海域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生还者!”

可是等他们把那个人救上来的时候戴林随即产生了困惑,而困惑有转变为愤怒。他发现这人穿的不是库尔提拉斯的海军服,而是一件浸水的奥特兰克战袍。

“佩瑞诺德的人?”戴林用一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眼神看着垂死的幸存者,他身上下都湿透了,而且大腿处明显被炮弹碎片刺穿,伤口不时涌出血水。毫无疑问,这个人参与了这场战争。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在兽人的船上。

“你在兽人的船上做什么?”普罗德摩尔问道,并且怒视着这个人,心想他会不会是被兽人抓住的俘虏?

那个人很虚弱,并且上气不接下气,现在他面色苍白的回答道:“佩瑞诺德……陛下派……派我们来的。他让我们……为……为兽人的船……指引方向,给他们……提供任……何必要的……援助。”

“什么!”普罗德摩尔拔出自己的军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你们竟敢和部落同谋,我应该像剖鱼那样掏出你的内脏丢到海里去!”说着他稍稍用力一划,只见一条细薄的红线出现在那人的脖子上。但戴林没有动手,他强压怒火冷静下来,其它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个人是一个人证,可以证明佩瑞诺德的背叛。

阳光美女休闲出行清新又养眼图片

“杀了你只会玷污我的刀。”普罗德摩尔说道,并收回自己的武器,“你活着就可以证明佩瑞诺德的背叛。”他转向旁边的塞勒斯,“把他绑起来投到禁闭室里去,然后给他包扎伤口,别让他死了。”他说着,又立刻下令:“搜索海面,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奥特兰克人。。”

“遵命,海上将军!”水手行了个礼,并马上去执行他的命令,当他们确定海域已经搜索完毕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发现了五名男子,他们都证明了第一个人所说的事情。还有不少兽人浮在海上,戴林没有坐视让他们淹死,他让士兵把那些兽人捞了上来,并关在船舱内。

“向洛丹伦进发。”当最后一个奥特兰克叛徒被拖进船舱后戴林对舵手说道,“我们要与联盟军队会合,并向他们报告我们的胜利和奥特兰克的背叛。”说着他朝卧舱走去,他决定先写一封信给泰瑞纳斯,让他做好准备。

洛丹伦内,战争仿佛已经过去,人们又可以像往常一样走上大街。参与保卫洛丹伦的士兵大多被批准回家,当然,他们的家本来就在这座城市。

当喧嚣结束后,布瑞德和乔纳森回到了洛丹伦的糖果屋,所幸的是他们的妻子都在这里,还有乔纳森的儿子,纳萨诺斯的弟弟斯蒂芬也在这里。

“战争都结束了吗?”萨莉握着丈夫的手问道。乔纳森明显受过伤,他的左肩被一只弓箭射穿,现在还绑着绷带。

“结束了。”乔纳森说着和布瑞德互相笑了笑,他也没想到过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当他中箭的时候,乔纳森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布瑞德拼命将他拖拽到后方,让卡娜为他处理伤口才让乔纳森保住了性命。

“你不会再离开我们了,对吗?”斯蒂芬问道。乔纳森迟疑了一下,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然后坚定地点了点头。布瑞德看着自己兄弟一家团聚,不知不觉有些入神。直到有人握住了他的手,他转过头,他的妻子达芙妮正面露笑容看着他。

“我们的孩子也很好。”她轻声说道。布瑞德点了点头,他相信不需要太久他就能见到纳萨诺斯。

“请问,这里是玛瑞斯家族吗?”

众人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都把目光放在门口。对方从兜帽中露出来的长耳朵让玛瑞斯一家意识到这不是个人类,而是一个精灵。

看着他们不说话而又惊讶的样子,女精灵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奥蕾莉亚·风行者,我来找纳萨诺斯。”

“等一下,女士,请问你是?”达芙妮惊讶地看着奥蕾莉亚,都有意识到对方好像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所以她立刻改口:“抱歉,我的意思是,你认识我的孩子?”

是纳萨诺斯的母亲?奥蕾莉亚翘起嘴角,看来自己找对地方了。

“是的,我认识纳萨诺斯,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夫人。”

达芙妮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又介绍了其它人。她很热情,让奥蕾莉亚有些奇怪为什么纳萨诺斯的性格和他的母亲完不一样?

“我找不到他,但我知道洛丹伦得救后,纳萨诺斯一定会来找自己的家人,所以我四处打听,终于听说在这条街上有一家属于玛瑞斯家族的糖果屋。”奥蕾莉亚解释着,她的语气平和又轻盈,完没有给纳萨诺斯的家人造成任何压力。

斯蒂芬看着奥蕾莉亚的脸庞,仿佛觉得很熟悉,良久,他想起来了,并且大声说道:“我认识这位精灵女士。在玛瑞斯农场,我看到她和表哥站在一起。”

奥蕾莉亚有些奇怪的看着斯蒂芬,她从没去过斯蒂芬口中的那个地方,不过她立刻就想到,斯蒂芬说的应该是希尔瓦娜斯,毕竟那个丫头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头发的色泽淡一些外,两个女精灵的身材曲线和面容非常相似。纳萨诺斯可以辨别出来,但是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斯蒂芬的话正好给了奥蕾莉亚一个借口。

“是的,我的确去过玛瑞斯农场。”

“原来如此。”达芙妮对女精灵笑了笑,“那请别站在门口,快进来。”

奥蕾莉亚朝她点了点头,现在只需要等纳萨诺斯回来就可以了。

部落

“他们回不来了。”萨尔贝克正看着面前道路上穿行的部落大军,奥格瑞姆突然说话吓了他一跳。“您的意思是?”他问道。

毁灭之锤撇了撇嘴。“雷德和麦姆他们回不来了。”

萨尔贝克向四周看了看。“他们去了无尽之海,”他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引来毁灭之锤的怒火,“他们返航需要花上很多天。”

“那也不应该现在还没有消息!”奥格瑞姆的声音很低,尽量不让其它人听见:“雷德几天前就应该派人回来向我们报告部队的情况!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也许是碰到了库尔提拉斯的舰队,又或者是其他原因,但是舰队肯定完了!”

萨尔贝克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敢说。他也不需要说什么。毁灭之锤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如果他当初没有派出部队去追击古尔丹,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

毁灭之锤狠狠地咬了咬牙。为什么兽人里就再没有一个人能明白他的意图?自从他下令从洛丹伦撤退,这几天部落内部就出现了很多流言蜚语。

那城市的大门已经开始有了细小的裂纹,而且在撞城锤的撞击下已经开始弯曲。城市的守卫者们已经几乎用光了他们的补给。联盟的部队被击退到湖的另一侧,只能守住那座桥。他们差一点就胜利了!只要再有一天,最多两天,那座城就会崩溃。但就在那时,他下令了撤退。

联盟军队对于这突然的形势逆转反应迅速。自从黑手兄弟带着黑牙氏族离开后,那些人类像潮水一般开始追击兽人的部队。奥格瑞姆已经派出了地狱咆哮来殿后。然而就像萨尔贝克所说的那样,黑手兄弟的部队返回这里要花上很多天,他们还必须击败古尔丹和食人魔们。另外一方面,那些还困在奥特兰克山谷或者还被堵在山谷那一边的兽人也一直杳无音讯,道路也被封锁了。毁灭之锤手上部的战力就只剩下这些攻城部队了。所以他才命令撤退。他希望在路上能够遇到其他氏族,但是龙喉氏族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他现在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想到这里,毁灭之锤握紧拳头,把罪责都归结到古尔丹头上。他的背叛导致了毁灭之锤不得不分散兵力。

奥格瑞姆曾向先祖之魂发下誓言,他绝不会让部落继续堕落下去。他将对抗邪恶,心力不择一切手段。他自己的生死毫无意义,但他不能失去荣耀,兽人也不能失去荣耀。失去荣耀的他们只不过是一群野兽,甚至还不如野兽。本来兽人拥有的强大潜能和高贵历史却被他们自己扔到一旁,选择了一条充满了血腥、战斗的道路。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个叛徒,如果就这样放走了古尔丹让他逃脱了惩罚,奥格瑞姆将满心愧疚。

至少这样做之后他可以问心无愧,毁灭之锤下定了决心。他坚持了他的荣耀,也坚持了整个部落的荣耀。他们可能输给人类但是他们将充满自豪,像战士那样握紧武器站着死去。

而且战争还没有结束。他还仍然带领着他的战士们向南行进。在艾泽拉斯和洛丹伦中间的地方名叫卡兹莫丹——矮人的家园,兽人们远征的时候曾经穿过那里。矮人是个强大的对手,但是他们的要塞也在部落的力量面前沦陷了,只有铁炉堡还屹立不倒。毁灭之锤留下了基尔罗格·死眼和他的血环氏族监督那里的采矿,并将矿石转化为船。如果他带着自己的战士们回到那里与基尔罗格汇合,那么他将拥有一支可怕的军队,数量足以重新面对追赶他们的联盟。战斗将会更艰苦,他们的征服之路要花更长时间,但是他们终将主宰这片大陆建设自己的家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