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宅男必备神器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凌晨四点,天地间一片黑暗,惨白的月影倒映在黯淡的海面上,随着水纹荡漾,被不断打碎,又再次重合。

“哗啦啦!”

汹涌的海浪击打在礁石上,掀起阵阵波涛,声势浩大。

根本看不清海岸线的荒沙滩边缘,杨东坐在一块礁石上,吹着略带咸腥味的海风,拨通了杨鹏的电话。

“喂,小东?”另外一边,正在连夜监工的杨鹏,很快接通了杨东的电话。

“哥,我需要五万块钱,那有吗?”

“啥时候用啊?”杨鹏听见杨东直截了当的问询,并没有回答自己有没有钱,只是问了需要用钱的时间。

“早上八点之前。”

“行,把卡号发给我,等银行开门,我就给汇过去。”杨鹏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

“好,我一会把卡号发给。”杨东话音落,随即调转话锋问了一句:“哥,最近过得还好吧?”

“小东,是不是遇见什么事了?”杨鹏听见这话,顿时皱眉,在这对亲兄弟之间,似乎什么事情,都无需表达的那么直接,有的时候,或许只是一个语气上简单的变化,二人就能察觉出对方的异常。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天亮之后,我要去办点事,这件事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杨东没有隐瞒杨鹏,直言说道。

“有多严重?”

“会动枪。”

“动枪?”杨鹏眉头紧蹙:“办事之前,想过后果吗?想过法律吗?”

“法律摆在那里,起的是一个威慑作用,告诉我们应该克制冲动,以及触犯了它,会接受什么样的惩罚,给打这个电话之前,我已经想清楚了,事办完,我就去自首,在数罪并罚的情况下,我的量刑应该会在三至十年之间,这个后果,我愿意承担。”

“非去不可吗?”

“哥,人不能没有朋友,也不能只让朋友为自己付出,三合公司,是一群人撑起来的心血,我作为负责人,有些事,必须得做。”杨东用衣襟挡住猎猎海风,点燃了一支烟:“我想活的简单一些,但这个世界,似乎并不会因此对我简单。”

“唉……”听完杨东的话,杨鹏深深地一声叹息,是啊,对于一个已经乐于去承担一切后果的人,法律,似乎也失去了应有的束缚力和威严。

“哥,如果我真的进去了,不用给我存钱,照顾好自己。”

“好!”杨鹏听完杨东的话,沉默半晌后,叹了口气:“如果真进去了,我会在出狱之前,帮把房子买好。”

“就这样吧。”

“嘟…嘟……”

忙音泛起,结束了兄弟二人之间的对话。

杨东将手机收进口袋中,继续低着头吸烟,五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让他从那个在农贸市场中卖快餐的小铺老板,变成了如今一家注册公司的带头人。

杨东从踏入社会走至今天,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可是又似乎每一步,都不如今天一般艰难。

兵马未动,刚刚稳定下来的三合公司,已经快被吕建伟的债务拖垮。

硝烟未起,在杨东还没想好如何应对于志广这个无赖的时候,刘悦已经惨遭荼毒。

这个结果,已经很难让向来性格平和的杨东依旧去保持冷静,到了这一刻,他心中很清楚,不管是为了宣泄,还是为了亮剑,他都必须有所行动。

这一刻,命运似乎在逼着杨东做出反抗。

这一刻,杨东只想用自己手中的这把长枪,向于志广宣示一个道理:

犯下血债,

就该血偿!

清晨六点,随着朝阳缓缓升起至海平面,点缀了漫天云霞,海面的万顷碧波,早已一片橙红。

“呼呼!”

杨东看着脚下的一地烟头,重新将背包斜跨在身后,披着霞光渐行渐远。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于志广并不是一个完的混子,因为在他的身上,只有混子的阴狠,却没有混子的魄力,由于忌惮杨东拼掉刘宝龙的恶名,他至今没敢跟杨东正面碰撞,但是又因为刘悦的偷袭,使他头脑一热,展开了疯狂的发泄。

于志广借着酒劲,蹂躏了刘悦一顿之后,开始还没怎么当回事,依旧带着身边的几个人,该去夜店去夜店,该去洗浴去洗浴。

可是到了早上五点多钟,等于志广醒酒以后,他盘腿坐在按摩床上,却越想越后怕,于志广跟刘宝龙,属于同一时期出道的混子,所以于志广对刘宝龙的实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对于直接导致了刘宝龙覆灭的杨东团伙,于志广虽然始终表达出了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可是要说他一点不怕杨东这伙愣头青,也绝对不现实。

刘宝龙虽然是因为在跟李超的内斗的过程中,因为买凶杀人被判死的,可是他在执行死刑之前,双腿已经被枪崩成了终身残疾,他的伤,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同为江湖中人的于志广,可能会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吗?

谨慎的人,普遍都很多疑,而于志广也没有免俗,他坐在床上想了半天,越琢磨这件事,就越感觉自己酒后的行为有些傻逼,所以到了六点钟左右,他并没有叫醒正在熟睡的其他小兄弟,而是只身一人,趁着蒙蒙亮的天色,独自离开,把其他人给抛下了。

于志广这种行为,会被人骂成是损篮子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于志广如果稍微有那么一些在乎他的名声,也不至于混到如今还依旧没什么起色,对于于志广来说,外在评价跟自身安危比起来,显得一文不值,所以在一个残疾的社会大哥,和一个四肢健的狗篮子之间,于志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成为后者。

一个没有了尊严的混子,更像是一个流氓。

但是这种流氓,却恰恰让人更难对付,因为他似乎没有什么牵挂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在乎的人,为人处世除了一己私利,毫无逻辑性和目的性,让人无从揣摩。

……

距离于志广离开洗浴,还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杨东便推开了洗浴的门,大步流星的向二楼的休息大厅走去,随后借着昏暗的灯光扫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躺在按摩床上,淌着哈喇子睡觉的匡宏,随即迈步走了过去,手臂高高扬起。

“啪!”

一个清脆的嘴巴子,响彻在清晨的休息大厅内。

“扑棱!”

正睡梦中的匡宏挨了一巴掌,猛然从床上坐起,迷迷瞪瞪的看向四周,目光跟身前的杨东对视半秒钟后,猛然向后退去,却忘了自己坐在按摩椅上。

“咕咚!”

匡宏一屁股掉在床下,根本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在转身的同时,扯着嗓子开嚎:“大哥,杨东……”

匡宏的话喊了一半,戛然而止,因为他身边那张床上,早已人去铺空。

“嘭!”

杨东抬起腿,一脚踹在匡宏的背上,将他踩在了脚下。

“扑通!”

与此同时,旁边几个床铺的小青年,看见杨东跟匡宏打起来了,纷纷跳下床,拿起了旁边的烟灰缸:“哎呀我艹妈的,跟谁俩呢!”

“刷!”

杨东单手背后,扯下背后的旅行包,向前一探,半截枪管子,顿时支棱在了外面,最近一段时间,杨东因为吃药的缘故,身体已经被催胖了一圈,加上本身的身高,还有当初因为做手术而剃成卡尺的头型,单手举着枪,的确很有威慑力,而对伙的几个小青年见状,还真的没有一人敢迈步上前。

杨东一句话没说,震慑住对伙众人后,踩在匡宏背后的脚微微加力:“于志广呢?”

“我、我不知道!”匡宏光着膀子趴在地上,被冰凉的地面刺激的清醒了几分:“昨天晚上,广哥我们还在一起,他就在我边上这张床住着……”

杨东瞥了一眼已经被服务生收拾整齐的床铺,微微咬牙:“于志广的常住地址在哪?”

“他才从监狱里放出来没几天,没有常住地址,平时都是住在洗浴和宾馆什么的。”匡宏摇了摇头:“我没撒谎。”

“给他打电话!”

“好!”匡宏微微扭头,看着杨东平端的私改猎,伸手拿起了床头的电话,几秒种后,对杨东比划了一下手机:“关机了!”

“呼呼!”

杨东见于志广已经躲了,烦躁的皱了下鼻子,随后目光锐利的看着匡宏:“昨天晚上折腾小悦的,有一个吧?”

“啊?!”匡宏闻言一愣。

“除了,还有谁参与了?”杨东抽出随身的一代警匕,沉声问道。

“……”

五分钟后,杨东背着挎包,缓步离开了洗浴中心。

二楼大厅内,匡宏和另一个在之前参与过殴打刘悦的青年,双双捂着腿部的刀口,在血泊中痛苦的翻滚着。

……

清晨七点半,新帆绿化。

“嘭!”

杨东一脚踹开新帆公司的门,随即穿过办公区,大步流星的向吕建伟的办公室走去。

“杨总,找吕总,提前有预约吗?”吕建伟的秘书看见杨东气势汹汹的模样,顿时迎上前去拦了一下。

“滚!”杨东一把推开吕建伟的秘书,继续大步向前。

“吕总!三合的杨总来了!”吕建伟的秘书见自己拦不住人,只能大声喊了一句。

办公室内,吕建伟听见秘书的喊声,隔着百叶窗的缝隙看见杨东以后,几步跑到门口,先是将门反锁,随后快速转身返回办公桌前,拿起手机拨通了于志广的电话,但对方已经传来了关机的提示音。

“他妈的,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还关机了呢?”吕建伟隔着玻璃门,看见外面模糊的身影,攥着手机烦躁的骂了一句。

“哗啦!”

门外,杨东按了两下门把手,但厚重的玻璃门纹丝未动。

门内,吕建伟看着外面模糊的身影,额头冒汗,心急如焚。

三秒钟后。

“吭!”

一声枪响。

“哗啦!”

吕建伟办公室的玻璃门,登时被飞溅的钢珠打的四分五裂。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