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有我足矣怎么找到入口

傅沉寒花了半小时到机场,杜寻茗坐在休息室里看手机视频,她戴着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有些苍白的唇,看起来有些病弱的样子,身上淡绿色的长裙更是衬的她弱不胜衣。

但是她看着视频,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嘴角有柔软的笑。

贵宾休息室里没有别人,傅沉寒屈起手指敲了敲门板,杜寻茗抬起头,看见是他,露出一个笑容,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傅沉寒道:“家里人怎么没来接?”

杜寻茗放开他,道:“小宇最近哄着哄辛辛,我爸妈又在国外度假……除了也没谁能来接我了。”

“堂堂杜家大小姐,不至于这么惨。”傅沉寒淡淡道:“行李呢?”

杜寻茗笑道:“已经让人先送回去了,请我吃个饭呗?飞机餐可太难吃了,我这会儿胃里只有一杯咖啡。”

“想吃什么?”傅沉寒对待她格外的好说话。

“吃温泉蛋饭吧,”杜寻茗道:“好久没有吃到石楠记的温泉蛋饭了,挺想念的。”

“好,我让人订位,”

心心念念的温泉蛋饭杜寻茗只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她喝了口橙汁儿,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行了,他们家的饭太大份了。”

傅沉寒在家里已经陪姜咻吃过了,是以只是点了杯清酒,也没喝,道:“这食量,还比我家里养的小朋友吃的多一点。”

张子萱户外清新时尚写真

“小朋友?”杜寻茗动作顿住,笑了:“是了,就算我人在国外,也听说傅奶奶给找了一个童养媳冲喜,我本来还觉得老人家太封建迷信了,但是看现在的样子,还挺有用?”

傅沉寒嗤笑了一声:“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就是给我买了个童养媳。”

杜寻茗揶揄道:“这么说起来,还挺喜欢那个小姑娘?”

傅沉寒道:“嗯。”

“那可不得了。”杜寻茗笑的眯起了眼睛,她生的很漂亮,被病痛拖累也没有减损她的美貌,反而让她愈发有了楚楚动人的气质,这样笑起来的时候尤其漂亮:“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说喜欢什么人呢,我很好奇,能让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带出来见见呗?”

傅沉寒顿了顿,道:“她怕生,等我问问她。”

杜寻茗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这还真是,竟然也会这么体贴,让我更加好奇了……我又没有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不会吓到她的。”

傅沉寒沉吟了一会,道:“还是问问她的意思。”

杜寻茗眸光一闪,大方道:“行行行,知道宝贝她了。”

……

与此同时,重梦水城。

佟姨打开门,惊讶的不行:“老太太?!您怎么来了?!”

傅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一头白发梳的一丝不苟,身后跟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她抬起浑浊的眼睛看了佟姨一眼,道:“这是我孙子的地方,我怎么不能来?”

佟姨心说这里现在是咻咻的地方了。

但是面上还是道:“是……但是寒爷现在不在家里,他……”

老太太却道:“我知道他不在,我也不是来找他的,是来找姜咻的,她在就行。”

佟姨心里咯噔一声——老太太这气势汹汹的样子,该不会是要甩给咻咻一张支票让她离开寒爷吧?

但是她只是一个保姆,也管不了太多,只得恭恭敬敬的将人请了进来。

老太太其实没有来过重梦水城这套房子,傅沉寒看不惯她,她也不想被这个大孙子气死,是以自从傅沉寒搬来重梦水城后,老太太一次都没有来过,今天还是第一次。

她打量了一眼周围的装饰,就看见了惊讶的姜咻。

她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姜咻那过人的美貌。

不得不承认,姜咻的确是有让男人迷的资本。

但是迷只是一时的,绝不会长久。

傅老太太坐在了沙发上,对佟姨和保镖道:“们都先下去。”

佟姨担忧的看了姜咻一眼,离开了。

姜咻抿着唇,坐在了老太太的对面,老太太直接道:“姜咻,我今天是来找的。”

姜咻:“……”看出来了。

傅老太太那双饱含着审视的眼睛盯着姜咻:“我是来让离开沉寒的。”

“……什、什么?”姜咻有点没听清。

“我说,让离开沉寒!”傅老太太掷地有声的道:“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不想过多的为难。”

她从自己随身的真丝织花的包里拿出了一张已经签好的支票:“这里是两千万,就当是沉寒给的分手费。”

“……为什么这么突然?”姜咻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突然?”老太太冷笑了一声:“姜咻,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当初我花钱把买进傅家,就是为了给沉寒冲喜,现在沉寒的身体已经好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她冷冰冰的盯着姜咻:“我知道仗着自己的美貌,让沉寒宠着,但是宠不是爱,还没那么资格让沉寒动心!再说,男人嘴里的爱,敢相信么?

我看在救过我命的份上才给支票让离开,要不然,我就是直接赶人了!“

姜咻根本就没有去看那张支票,只是道:“除非叔……寒爷让我离开,不然我是不会……”

“沉寒?!”老太太嗤笑:“杜寻茗回来了,以为还有的事?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让有点体面,要是被沉寒亲自赶走,到时候脸上更难看!姜咻,我也是为了好,若是执意留下来,在杜寻茗的手里讨不到任何好处,到时候伤害的只是自己!”

老太太这番话倒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她清楚杜寻茗对傅沉寒的与众不同,绝不是才刚刚认识两个月的姜咻可比拟的。

见姜咻不吭声,老太太又道:“我也不瞒,我属意的孙媳妇一直都是小茗那孩子,之前之所以让任愁雨顶着,是因为小茗发病,可能救不回来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