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充钱不限次数的看黄神器

离亚文内拉很近的克兰特王国小镇切斯特并没有太多值得经历的事情,因为贫穷的缘故,佣兵们可以接受的委托也少得可怜。因此仅仅待了三到四天,二人就决定再度南下。

沿着上回走过的道路一路向南,不向西转,地势开始逐渐变高的同时,除了芦苇以外各种低矮的灌木也开始纷纷出现。

直到这里,两人所在的区域仍旧属于西瓦利耶人口中的里戴拉地区,但也已经是最后的一段。里戴拉湿地在南北纵向的长度远不及艾卡斯塔平原,但因为坦布尔山脉走向的缘故,却有着相当广阔的纵深。

本地的五个大小王国都有领土遍布于此,由东向西的话,要走上更长的时间才能进入另一个王国的领土。但亨利和米拉并不打算前往西方,因为湿地地区不论哪一个王国的领地都是相当地贫穷,人口稀少,人流量低下。不论是磨砺米拉这个目的还是身为佣兵本身所需要的各式各样的委托,里戴拉地区都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贫瘠又湿热的炼狱,这里的人们依然和西海岸的其他地区一样好斗。

连同休息一起算,在穿过断戈峡谷的第二十天时两人终于是真正地离开了湿地。而刚刚才走出这里,远远地,他们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喊杀声和金属碰撞的鸣音。

鲜血四溅,痛哭流涕。

战斗的双方都不是什么真正的精锐士兵,除了少数几人拿着铁剑以外,其余的都是用的斧子跟锄头之类的农具。

年轻的年长的,身强力壮的身材消瘦的。没有任何的配合跟纪律,所有人只是胡乱地将自己手中的武器朝着对方的脑袋脖子和胸口砸去,直到把对手打得趴在地上血流成河无法动弹。

“……”多少成长了一些的米拉仍旧无法做到完平静地面对这一切,二人加快了步伐。地势更高的南方土地已经开始有更硬的土地,藤制的马鞭轻甩,战马嘶鸣,周遭的景物开始迅地退到了身后。

米拉学会骑马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洛安人身为战斗民族的血脉在她的身体里也隐性地存在着。优秀的天赋加上脚踏实地的努力家属性,女孩在遇到亨利以后就好像是海绵一样迅地吸收着各种各样的与今后的命运相关的知识。

太阳从天空中划过,走出了里戴拉地区仅仅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跑了在沼泽之中要花上两天到三天的路程。

优雅古风小姐风中妩媚多姿

除了地面软烂无法力以外另一个原因是马匹奔跑的动静会引来危险的掠食动物。并且沼泽之中还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天然水坑之类的陷阱存在。

光线逐渐黯淡了下来之后,两人靠近到了一片不算太大的小树林边上,停留了下来。

折叠存放于马背上的细密并且浸过桐油的防水织布被取出,亨利大材小用地用克莱默尔砍下了几株小树削成木棍作为支撑之后又用麻绳将织布固定在稍大一些的树干上,做成了临时的帐篷。

米拉在旁边自然而然地就开始收拾起柴火并且架设铁锅。拥有马匹的他们可以携带的各种工具和给养相当之多,女孩稍微回想起刚刚相遇之时在艾卡斯塔平原旅行同样是在野外环境下生活的事情,不知不觉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改变。

“噼啪”的木柴燃烧的声音与橘黄色的篝火一并开始闪现,这里的地面依然有些潮湿,不过火焰还是成功地点燃了起来。

“夺。”米拉拔出了硕大的软皮水袋封口处的软木塞子,然后将水“哗啦哗啦”地倒入到铁锅之中。

“给。”一旁的亨利从马背上取下了一个不算太大的麻袋,米拉接过之后打开了它,里头是晶莹剔透的大米。

“直接放进去煮就行了吗?”女孩这样问道,而贤者点了点头。

另一匹马被亨利牵到了更近一些的地方,这些驯服的动物依然会因为篝火而惊慌。因此不能让它们过于靠近。让马匹呆在外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休息的时候它们能充当警戒,用于骑乘的马就算在被驯服了以后也依然保持着相当的野性,经过严格挑选的战马更是如此。马在夜里都是站着睡觉的,有野兽或者是陌生人接近的话它们就会开始躁动不安。

这片小树林十分稀疏,范围也并不算大,因此盗贼或者是郊狼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靠近。

贫瘠的五个王国常年交战不停,流离失所的人民多半也沦为了劫匪盗贼。雪上加霜恶性循环,在这片区域夜里自然也不能安然入睡。

最后的一丝光线终于消逝在远方,只剩下摇晃的火光作为照明。米拉从她的那匹身上有不少斑点的白马背上最大的一个皮袋里取出用硕大的棉布包裹着的晒干的咸鱼,这种和亚文内拉那边如出一辙的可以长久储存的食物风味也只能算是一般。她从之前收集柴火的时候有意挑选出来的合适尺寸的小枝条之中拿出几只冲洗干净。然后插进了鱼干,之后靠在了火边。

一团篝火同时加热着米粥和鱼干,而不打算闲下来的女孩又掏出了硬皮封面的书本,开始借着火光学习起来。

铁锅中的热气缓缓升腾。篝火旁边认真看书的白少女不时用木勺搅拌一下,添加柴火或者给鱼干翻面。而她身后的高大的黑贤者则是专心致志地用麻布擦拭着自己的大剑。

生活是朴素而又充实的,虽然没有太多的大起大落,但这样的日子,却也十分地令人喜欢。

时间平淡地流逝。

月落、日升。

日复一日。

周围的环境持续地变化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芦苇消失不见了。随着周围越来越多的青色和嫩绿色的树木和灌木的出现。在春风中轻轻摇摆的野草和花卉不停地诉说,白少女终于切实地意识到,春天来临了。

此前经过里戴拉地区时千篇一律的风景并没有让她产生这样的实感。

前方的道路看起来相当地平整,温和凉爽的春风从远处吹来,翠绿色的枝叶出“哗啦哗啦”的响声——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行人到了这里已经比身后的湿地地区要多上不少,远远地望去林间泥路的末端还能够看得到深红色的城墙,不少的马车和背着硕大藤篓的行脚商人都和二人擦肩而过。朝着西面的王国腹地走去。

——这里是克兰特王国中部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邦,因为地处交通要道的缘故,也倒还算得上是繁华。

“这大概就是艾步特了,南方的第一个佣兵公会的分部就在这里。我们去打个招呼,顺带看看有没有什么委托可以拿吧。”亨利转过头对着米拉这样说着,女孩同意地点了点头。

像他们这样外来的佣兵在艾步特并不算常见,因为不算过于富有的缘故,就算有委托。也多是本地人解决。

旅行者本就少见,再加上副武装骑着高头大马,有着和本地人截然不同外表的一大一小两人刚刚进城就迎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黑和白在充满红褐和金的南方地区显得独树一帜,但明白自己和对方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们也只是望了一会儿就接着各干各的。

艾步特城并没有什么关卡守卫或者是盘查,就算是有,骑着马佩戴着蓝色佣兵徽章的两人也可以长驱直入。

佣兵公会在不少地区还兼职有类似治安所之类的功能,毕竟只要有钱拿他们什么悬赏都会布。而佣兵们的一部分特权自然也是在当地领主的默许之中。

佣兵们在这儿找工作做,而领主们允许他们的存在。他们会向领主缴纳税费,并且解决领地内存在的一些问题,双方各取所需。

马蹄踩踏在殷实的泥土地面上。两匹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还没有更换过蹄铁,因为行走的地方都是柔软泥地。若是在北方的西瓦利耶的普罗斯佩尔之类到处铺就有石板的地面,更换蹄铁的频率就要高上很多。

米拉好奇地左右观望着,克兰特王国这一边的商人们似乎比起马车更多地是背负着硕大的藤篓前去行商,这一点或许和它的道路不是那么好走有些关系。女孩看到了路边的不少小摊,摊上挂着一排排和红萝卜一模一样的东西,但却是白色的。

来到南方以后一直在吃的大米也有相当多人在出售。他们用很大的方形木盆装着,里头有小型的木勺。米拉扫了一眼,所有人的木勺都是一样的大小,想必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按量出售。

市场上有不少新鲜的淡水鱼虾。还有小型的螃蟹和乌龟,女孩甚至在一个摊子上看到了一条被用麻绳捆得紧紧的小号鳄鱼。

“人类真的是……什么都能吃的啊。”她小声地这样感叹道,而前方的亨利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只是继续带路朝着城中心走去。

他俩并没有问路。佣兵公会在每座城邦所处的位置都大致相同。它多半会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存在,穿过市场朝着内部走去就能够找得到这座辨识率极高的建筑。

“瞧。”两人继续向前走去,不少路人频频侧目,而亨利减缓了度,转过头向着某个方向示意了一下。

女孩顺着他的指示看了过去,瞧见一个有些独特的摊子上摆放着不少的防具和武器。

她先怀疑那是一位铁匠。但是这些金属武器却绝大多数都锈迹斑斑,大部分都还带着缺口和卷刃,更深的角落里头甚至有一些是折断和扭曲的——铁匠是绝对不会这样对待自己商品的。

武器如此防具亦然,锁甲有不少都残缺不齐,铁片式的护具也是凹陷扭曲。

质量自然不能算得上是上等,看样子应该是某些下级佣兵会穿着的东西——米拉把疑问的目光投向了亨利。

“这是战败或者战死的佣兵身上的装备,或许其中也有一些贵族骑士。”贤者耸了耸肩,出声解释道:“死了以后,东西被人扒下来卖钱了。”

“像这样的战乱地区,这种情况很是常见。”他语调平静,而身后的米拉却是沉默了一会儿。

“真是悲惨呢……”女孩叹了口气,声音并不高,但前方的贤者显然能够听到,因为他又一次耸了耸肩。

“所以我们才要小心一点,至少不要沦落到这样的境地。”

他说着,话音刚落两人就走出了市场,而仅仅又拐过一个路口,挂着通用语招牌的佣兵公会就出现在了眼前。

……

r:今天双更。(未完待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