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网页进入

“您这都出来转悠了,怎么可能仍然滞留在七品?”周烈看向邵雍,没有想到老祖以如此年轻的面貌出现,看上去也就二十郎当岁。

“有什么不可能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是另一个你的祖灵,陛下才是你的祖灵。为我凝神塑形消耗很少,为陛下凝神塑形消耗之大,超出了老夫的预计!所以卡在了无限接近六品的关口上。上,上不得!下,下不得!你说咋办?”

“呃,我都快把虚拟人格忘掉了,您老是借由虚拟人格脱颖而来,已然越过这道关卡,可是正宗祖灵却失败了!即便如此,也能与六品修士一较高下吧?”

邵雍非常肯定的说:“有我在,再加上你手头的宝物,能够稳压六品下乘修士,与六品中乘修士也能较量,甚至可以抓住机会取胜。不过我说的是普通修士,修行功法一般,没有重宝傍身。若是换做伏波城这些世家子弟,想要力压他们一头可就难了。另外,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有备而来,身上肯定带着重宝,所以现在的关键仍是晋升,要突破桎梏臻至六品境界!”

“六品啊!谈何容易,嬴政老祖呢?怎么感觉他的气息如此之淡?”周烈皱起眉头,邵雍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遭,所有要求都达到了,偏偏走不通这条路。

“陛下正在全神修炼,也许是他的意志太强了,反而不好凝神而出。现在除了那些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之外,只有找到合适的对手恶战一场,将潜能逼迫出来才有希望跨越阻隔。六品并肩非常重要,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必须尽快迈出这一步,你和我等祖灵才能升华,以迎接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周烈说道:“恶战一场?要找那个暗中削弱我的术士吗?”

“不,和此人拼不出激情来,你的敌人正在卫城,是一只嗅觉非常灵敏的鹰犬,他依靠本能已经注意到其其格一行人,如果给他时间,甚至有可能顺藤摸瓜摸到你身上和开元村。午夜时分正是出手之时,不过我们只有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之内,你不要有任何保留。如果不能在十五分钟之内消灭敌人,立刻撤离战场,五天之内蔡家都是安全的,可以另做谋算。”

“只有十五分钟?”周烈仔细思考,最后点了点头说:“够了,如果全是生死杀招,十五分钟不是太短,而是太长。可能爆发五六分钟,没能拿下敌人就得考虑撤退了,最忌讳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干掉敌人反而还暴露了行踪。”

“对,瞬息之间可决生死。”邵雍悬空盘坐,伸手一指摄起六枚玉钱,只见聚气玉钱上面出现裂纹,他眯起双目说道:“那个术士当真难缠,刚刚到来就差点伤及我等气数。还好有这些玉钱防身,否则今天我不会如此顺利出现,恐怕还要平添不少波折。这个仇肯定要报,不过要有耐性,需要一点点增加胜算。接下来出现一丝纰漏都会被敌人抓住间隙,我得全力应对。”

周烈取出那只陶瓷马,问邵雍:“老祖,这玩意儿是做什么的?无论我怎样沉入心神,好像都格格不入,完全不得要领。”

邵雍召来金蟾,消耗玉币修复聚气玉钱,看到这匹陶瓷马,眼神不

小女子绵绵不断的情谊

由得一亮,说道:“你呀有时间多学学篆文,这匹马上写的明明白白,为何不知它的功用?”

“写的明明白白?”周烈微微一愣,旋即念道:“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这……这是出师表,我一直都很努力,已经认得大半篆字。正是因为这匹陶瓷马上费尽心思写上出师表才奇怪,从前到后都在表忠心,诉衷肠,道理念,看不出有任何作用!难道仅是缅怀先人的纪念品?”周烈左右相看,仍然看不出特别之处。

邵雍笑道:“你的脑子就不能转个弯儿?既然知道它是出师表,自然要在出战前使用,现在时间还早,等到午夜之前,你的战意澎湃到一定程度,看看此宝有没有变化?”

“哦?难道这匹瓷马可以在大战前加持力量?”周烈又不傻,很快想到重要关节。

这时,金蟾咯呱一声叫,将修补好的聚气玉钱吐了出来。

这枚玉钱看上去就像新的一样,看来随身携带金蟾真是方便。

“好了!且看我故布疑阵。”邵雍将六枚玉钱甩得哗啦哗啦直响,时而又自行罗列起来,顿时引起吕由简注意。

“怎么回事儿?这个人的气息又变了,忽左忽右,忽南忽北,难道有人帮他?哼,这次绝对要将你拿下,只能破费一些了。”

话音刚落,吕由简取出九颗牛眼大小的骷髅头,放在法坛上念念有词,然而令他非常诧异的情况出现了。

那人的气息似乎变得明明白白,可是详细推算过去,发现根本不是目标人物。

这说明有人正在设置阻碍,让原本清晰的卦象坠入云里雾里。

“该死,这小子之前使用玉钱,挡住冲击尚在情理之中。可是眼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遁入迷局?会是谁呢?如此大动干戈来帮他,难道真以为能够逃出五行斩龙之局?”

此刻,邵雍点头道:“成了,暂时稳住敌方术士,让他守在原地猜谜,我们今夜便竭尽全力断其一指。等等,似乎有另一人介入,他们来的真是快,每个人都不简单,此人的品阶也许已经达到五品!”

“什么?五品英武期高手?”周烈觉得一个头两大。

“怕了吗?维持原计划不变,此人还未与今夜敌手汇合,如果拖到明天就不好说了。你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加上杨独秀,应该有机会反转局面。”

“嘿,不管了,全力备战!”周烈将烦恼抛诸脑后,静待午夜时分到来。

邵雍说的没错,随着心中升起战意,陶瓷马放出绿光,忽然间在房间中洒落万千光影,心神瞬息之间扩展出去,刺激的周烈哇哇大叫:“哇哇,这件宝物厉害,居然可以透过王城所有植物传递心神!我看到了,我看到敌人了!”

Tags